台湾明星狄莺孙鹏儿子孙安佐被美国警方怀疑可能有精神病

  • A+
所属分类:人在国外

台湾熊孩子孙安佐(An Tso Sun)案件延烧9天,上达比(Upper Darby)警局日前将他的计算机、iPad与手机,转由美国国土安全部分析,一切仍在调查中。警长奇伍德(Michael Chitwood)除了认为,孙的精神状态可能有问题,他也透露经检察官调查后,对方很可能再被加上非法拥有枪枝的罪名。

18岁孙安佐在美国涉案,狄莺孙鹏心急救儿,孙安佐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孙鹏和狄莺已经到美国处理。
奇伍德向TVBS美国特派员倪嘉徽表示,警方到孙安佐的学校扣押不少3C产品做为物证,转交国土安全部后,不清楚要多久的判读时间,「因为国土安全部手上事情很多,这件案子未必优先。」此外,他认为对于辩方律师来说,认罪协商会的确是最快的管道,「像孙安佐这种留学生住Home妈的状况,美国当局根本没有监管。」

对于日前传出Home妈转证人一事,奇伍德澄清从未这样说过,还原当时的语句是,「为什么Home妈还没被捕?可能是想让她做污点证人。」他表示这方面是检察官的权责,检察官没有义务来跟他说明此事,因此他也没有这方面的讯息。

被问到如果检察官握有许多证据,是否还需要Home妈当证人时,奇伍德表示是需要的,毕竟枪枝等物品都是女方藏的,「虽然她了不起被以毁损证物这不太严重的罪名起诉,但是她的律师执照可能因此被吊销,也会上地方报纸头版,所以Home妈会愿意配合转为污点证人。」

美警长:孙安佐精神可能有问题,美国警长认为孙安佐律师现在才要出面太迟了。

至于孙安佐律师原本打算开记者会一事,奇伍德认为,律师群现在才要出面做伤害控管,实在太迟了,接着他笑着说,「而且有谁会在星期五举行记者会?如果是好消息,我只在星期一、星期二开记者会,如果是坏消息,我就星期五下午宣布。」

台湾明星狄莺孙鹏儿子孙安佐被美国警方怀疑可能有精神病

倪嘉徽脸书全文:

昨天台湾媒体报导说,警长奇伍德指出,孙安佐的Home妈Hibbert转为污点证人,消息传出时,已经是下班时间,要找谁证实这消息呢?

先发email给警长跟检察官办公室,再跑警局碰运气,警长已下班,问警察能不能帮忙联络,铁面警察说警长私人时间不希望被打扰,明天请早。一同前去的同业继续说,拜托你帮忙连络看看,这是很「紧急」的事!铁面警察说,请定义紧急,是关乎生死吗?我马上回没有,铁面警察再说,那就明天早上八点半再来吧!或者先打电话也可以。

我的习惯,我会问问看、试试看,反正问问、试试又不花钱,但我不卢,态度够真诚,只要可以人家自然愿意帮忙,不然跪下来求也没用。

知道晚上不可能获得确认讯息,就跟台北同事说,我真的没办法确认这个消息,我无法阻止台北引用这个讯息,但是在我无法确认前,不建议你们「引用」。

早上八点半,打电话给警长秘书,提出两个需求,一个是约警长下午访问,一个是请警长回我电话,到了中午迟迟没收到回复,再打电话询问,警长秘书说他今天会议很多,无法排出时间见我,电话的话要看有没有空档。我再提出新的需求说,请帮我看看明天警长有没有时间见我,秘书说会再跟警长确认。

一直等不到电话,下午四点多决定,直接到警局去问秘书明天的时间,结果警察开门请我进去,咦~是警长!我真的是喜出望外,当下决定就是单纯聊聊不录像。

一坐下来,我直接跟警长说其实我是想跟他确认一个讯息,就是有报导说,他说Home妈已经转证人,是这样吗?警长说,他没这么说,他只是说「为什么Home妈还没被捕?可能是想让她做污点证人」,我再问警长一次,所以你并没有说、你也不知道,她是否已转为证人,警长说「没错!这是检察官的权责,他们不会来跟我说这个,我也没有这方面讯息」。

后来我跟警长开始聊天,我问他为什么想当警察,我问他54年服务经验中有没有过生死一瞬间的时候,我跟他说台湾警察的用枪规则,我也问了他对美国枪枝泛滥看法。他跟我说他会去公立学校念故事给小一小二生听,提醒社群网站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他们应征人第一件事是查看社群网站),跟我说他枪法不准,每年总在考试前才去恶补,曾在重案组6年不配枪,也说了之前在缅因波特兰当警长的故事,还给我看了他的书Tough Cop。

中间想到孙安佐案相关,我提出来问他。我说,如果检察官有很多证据,是不是就不需要Home妈当证人?他说还是需要,因为东西是她藏的,虽然她了不起被以毁损证物这不太严重的罪名起诉,但是她的律师执照可能因此被吊销、也会上地方报纸头版,所以Home妈会愿意配合转为污点证人。

警长再次说,他觉得孙安佐精神状态可能有问题。透露孙安佐网络上搜寻数据,有很多是查找中文的。警方昨天再回学校扣押学校计算机为物证。交给国土安全部的3C产品,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判读,因为国土安全部手上事情很多,这件案子未必优先。虽然目前孙安佐仍然只有被起诉一条罪名,但检察官调查后,还是可能再加像是非法拥有枪枝的罪名,所以对于辩方律师来说,认罪协商会是最快的管道。他认为像孙安佐这种留学生住Home妈的状况,美国当局根本没有监管。

要不是孙安佐的案子,我也没机会跟这位警长聊天,他说美国警界一般不喜欢跟媒体打交道,但他主张维持透明transparency,因为你什么都不说,媒体还是会找到管道,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你想传达的讯息传出去。

最后,他也被告知孙安佐律师将要见媒体,警长说,我没有看台湾的报导,但我想你们一直在这边,代表台湾有很多相关报导,他们现在才要出面做伤害控管已经太迟,接着他笑着说,而且有谁会在星期五举行记者会?如果是好消息,我只在星期一、星期二开记者会,如果是坏消息,我就星期五下午宣布。

54年经验的老警长,精的咧!

艾薇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