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宝瓶出版社总编朱亚君回应为何不出版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 A+
所属分类:福利吧 艾微资讯

遭台湾狼师陈星诱奸的女作家林奕含自杀身亡,台湾媒体6月21日报导林奕含当初寻求出版《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机会时,知名出版社宝瓶总编朱亚君相当赏识,要求必提到以前在校优异表现、学测成绩、外在条件等,让林奕含厌恶,还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医生通话,以确认目前状况能否面对,文章指总编对其精神状况的忧虑,是一个屡见不鲜的歧视与排除。对此,宝瓶出版社社长朱亚君晚上在Facebook写长文正式澄清,「很简单,我担心出书之后的种种,她无法承受......那是一条命。」

 

台湾媒体《报导者》6月21日刊登(当房思琪成为实体——专访作者密友与编辑谈林奕含的出版历程)一文,采访林奕含生前好友,指出当初林奕含的书本来有一间知名出版社看上,总编还带着合约直接来见面,后来讨论到出书一些事情。这位好友表示「总编以市场为由,坚持要提到以前在校优异表现、学测成绩、外在条件等,林奕含因不喜欢这些『上过新闻』的过往,很多都不是事实。」

 

林奕含好友还表示,总编甚至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医生通话,确认林目前状况能否面对,并以「成人」姿态告诉林奕含「现实世界」的规则,「当奕含严正告诉她,承受得住,对方仍然不相信,在那个时候,不知道当初那个说『可以相信我,告诉我妳的故事,我想要为妳编这本书』的那个人跑去哪里了?」双方在一个月后,取消合作解约,对林奕含是一大打击。

 

对此,宝瓶出版社社长朱亚君6月21日晚间在Facebook长文回应,「林奕含走了之后,我没有在Facebook上发一字。因为我很难过。我无法说话。」她表示,去年林奕含投稿,她看了很开心,立刻决定要出版。后来约了见几次面下来,每次都加重了她的忧心。「很简单,我担心出书之后的种种,她无法承受,出版是承担,每一个环节都要考虑。那是一条命。」

 

「我希望她先处理好自身的状况,再来谈出版」朱亚君说,林奕含的书在其他出版社出了,也为她开心。但随即而来的耳语,却让她很困扰,自己可以理解一个企图心旺盛的作家,被退稿的沮丧,「很多不是事实,也不想在事件的锋头上再添一笔,但今天既然有单方面的报导,我想也许是该出来澄清的时候。」

 

朱亚君澄清,首先,「出版社以市场现实为由,坚持必定要提到以前在校的优异表现、学测成绩、外在条件」、「出版社看重的是她的家世背景美貌」这些都不是事实。

 

她说,宝瓶这么多年,出版了许多的新作家,不管是六年级、七年级的作家,几乎第一本书都是没没无闻的作者,从甘耀明、高翊峰、到后来的罗毓嘉、朱宥勋、陈柏青、崔舜华、廖梅璇,哪一个是看重他们家世背景美貌而出书?

 

再来,报导指出「总编甚至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医师通话,以确认目前状况能否面对。」朱亚君曾跟林的先生碰面,「我曾经提到跟她主治医师通个话,后来我又回覆,不需要知道细节,我只是要知道他不反对这件事,因为我想知道这么敏感的话题,万一到时读者肉搜,让她痛苦了,她身边是否能够有一个可以承接她情绪的人?」

 

「奕含后来提到,让她的主治医师和我通话,让我安心可以出版,我说不必,我只是想知道她的状况已经复原到可以接受那些流言蜚语。」不过朱亚君也承认以成人的姿态扳起脸孔,告诉她现实世界的规则,「是。我很严肃的跟她说事情不是单方面你这样说,别人就会信。出版之后,你免不了面对记者、读者各方面沸沸扬扬的联想揣测隐射。我问她:你可以承受吗?」

 

朱亚君强调自己更不可能对精神疾病歧视与排除,「我今年五月才出版了廖梅璇的《当我参加她外公的追思礼拜》,这正是一个同志+忧郁症者写的散文。而之前我出版过古嘉的《十三楼的窗口》,写她在万芳医院13楼精神科病房里疗养躁郁症的故事,我出版过陈洁皓《不再沉默》,写他创伤之后陷入忧郁的过程。」

 

「在我面前是活生生的生命,我可以感受她的不安、躁动,我可以感受每一丝情绪,我得承担后面所有发生状况时她是否会坠落。也许我会错,但我怎么跟你说明,当我和一个人坐在咖啡厅谈话,我突然有种感觉,如果这里不是一楼,也许某一刻她就会跑出去跳下去?」、「出一本书算甚么,如果成真了呢?」

 

「出版,有所为有所不为。」朱亚君说,自己本来不应该说话,完全理解作者被退稿后的失望与沮丧,「但如果不是事实的话,我应该要出面澄清。你检视一个出版人,不是听一句耳语,而是看他长期的作为。我不敢说自己如何,但对于弱势偏乡,不管是教育或是个人经历,我向来的书目,应该看得出来我的关心。」

 

朱亚君表示,如果重来一次,「如果我感受到奕含的精神状况,还出版了书,最后面对这个结局,我将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工作上,最难的一环,是在不对的时机有时不为。」

 

最后,朱亚君附上去年7月7日写给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那里面清楚的写了我的担忧,其他的流言耳语,我就不回应了。我这篇文章,就算有一万个人按赞,那又如何,我说得清吗?我写这文,全身发抖,在事件的背面,我不同样和奕含一样就被弄脏了吗?」

台湾宝瓶出版社总编朱亚君回应为何不出版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曾遭解约,宝瓶出版社回应了。(图/翻摄自林奕含Facebook、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

 

以下是朱亚君2016年7月7日给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

 

奕含:

 

我这几天也陷入了胶着......始终在想着你的书。我想这是我出版工作里最艰难的一次。

我想跟你说,我暂时无法出版这本小说了。

 

当然不是文字的问题,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的创作,也觉得你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新生代作家。

 

但我的困境是,在这个年代,我无法出版一个匿名写作的新人,这样是没办法推的,出书印刷很容易,但是要销售,要让别人看见,一定要曝光一定要营销,这些都意味着:我们不可能把你藏起来.......就算前面隐藏了,若日后被挖出来呢?你想清楚可以承受吗?

 

困境之二是,

 

先不要说外界的,光是你父母这一关,你就过不去。

出书与youtube不同,如果你父母不高兴,你可以把它拿掉就是,但出版推出去就是出去了。不可能回收的。你能够承担这个吗?不受父母的影响吗?

 

困境之三,如果出版后,媒体追着你跑,你能承受吗?你的身心都建设好了吗?如果你的情绪尚无法承受,我如何能出版这书,我不就是把人往绝路上带吗?

 

之前找你先生一起来谈,其实就是把这些状况说给两位听,我希望你和你最亲近的人,可以一起去想这些问题。

但我想你们都太年轻,可能都没有深思。

 

我理解你很想赶快出版,证明你自己。我也希望可以出版,找到一个新作家是喜悦的。

 

但出书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必须做全盘的考量。

 

说穿了,出版是要理直气壮的,之前之后全都是承担承担承担。箭出去了,就无法回头。

 

以上种种都让我非常焦虑。

 

也让我必须把这件事情压下来,重新作考虑。

 

我很心疼你,也很喜欢你。我年纪大你两轮,几乎也都是母亲的辈分,正因为如此,我无法不顾及一切的去做。

我希望你可以再沉淀一下。你必须先处理自身的问题。等你够坚定了,够强大了,足以去担起所有的后果。那时候可能才是处理这本小说的时间啊。

 

我才不担心你老师来找我,也不担心你父母来找我,那顶多是添点麻烦,小事。

我担心的是你。我不希望你将会怎么样,我不要你再回到过去一些痛苦的状态。如果你怎么样了,那才是我无法承受的。

 

这样的想法,希望你可以理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