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小说之处女的诱惑

  • A+
所属分类:艾微资讯

于小艾见过各种各样的凶杀现场,这样残忍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死者的身子泡在浴池里,血染红了浴池,手无力的耷拉着,身体多处已经泡的浮肿了,头被砍掉了,裸露的脖子还连着肉,乳房被少凶手硬生生的切了下来,血腥的场面让于小艾忍不住发呕了……

“小艾姐快来厨房看看。”

厨房的案板上,一把牛排刀扔在地上的,锅里还有些油炸的肉,案板上有散落的乳房切成的小块,乳头清晰可见,血滴的到处都是,杀手居然油炸了乳房,还摆着蜡烛,显然开始有烛光晚餐的,还有一瓶喝光的红酒瓶,盘子里还有没吃完的肉,筷子也乱扔在地上的,杀手实在是太变态了……

“小刘,留取样本化验,注意不要破坏现场。”

于小艾打开厨柜,一具女尸的人头滚到她的脚边,吓了她一大跳,血已经凝固了死者的头发,面容被硫酸泼过,五官全部毁的惨不忍睹,一只凹陷的眼球死死的睁着,另一只眼睛被硫酸烧灼的只剩眼眶了,鼻子都留下了就硫酸的痕迹,恐怖的人头让于小艾忍不住呕吐。

“看看有没有价值的指纹,凶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小艾姐卧室也有血迹。”

于小艾进了死者的卧室,死者的床非常凌乱,看来死者昨晚和凶手在一起,床单上留下来几滴血,还有一些死者性爱留下的精液,蛋清一样的爱液在洁白的床单里显得格外起眼,化妆台上的化妆品洒落一地,看来凶手和死者有过性行为,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甚至被推倒打翻了这些化妆品。

“小刘,看看有没有价值的线索,留下凶手的精液没?。”

死者是一个人独居郊区的别墅,是每周打扫卫生阿姨报的警。

阿姨瑟瑟发抖,无与伦比,显然被吓的不轻。

“阿姨,你别害怕,你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我,我每周八点过来打扫卫生,我打开了门,平时江子涵很少在家,都是我弄好了就走,她爸爸把工资打到我的卡上,今天我进门,打扫一楼卫生后,来到二楼就看到现在这样,我就报警了,没想到子涵这么年轻,哪个遭天杀的干的”阿姨哭了起来。

于小艾安慰了阿姨,让人把她送回去了,让她先冷静冷静,随时都需要她配合调查。

“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询问附近的人,有没有目击者,应该是熟人作案。”

凶手残忍程度让人发指,老大下了死命令让于小艾尽早破案,加班了成了家常便饭。

“死者江子涵21岁,某富豪的私生女,父亲迟迟不肯来认领尸体,就读于某三流大学,清纯可爱,邻居表示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仇家结仇的可能。”

没有发现目击者。

“检验结果出来了吗?有凶手的精液吗?”

“没有,凶手应该采取了安全措施,而且凶手很狡猾很有反侦探的意识,擦了所有的指纹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有什么深仇大恨,凶手杀人手段如此残忍,死者并没有挣扎,说明开始是心甘情愿。”于小艾陷入了沉思。

“小艾姐,凶手应该是死者恋人之类的,先是烛光晚餐,然后两个喝了点红酒,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然后不知道凶手为啥又杀了死者,手段残忍之极?”小刘问于小艾。悬疑小说之处女的诱惑

“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出来了,死者死于午夜十二点,就是发生性爱后不久,活生生的被凶手捂死了,然后进行了分尸,硫酸毁容。”

“小刘去死者学校查查看,最近有没有男人和死者恋爱关系。”

“是小艾姐。”

“又忙的忘了吃饭,大家都来吃饭吧。”只见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提着一大袋便当,戴着一副眼镜,绅士又带着文雅。

“小艾姐,你男朋友对你也太好了,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同事小黄羡慕的开着于小艾的玩笑。

于小艾今年25了,在警校就是佼佼者,由于成绩好能力强,早早成了这个重案组的小组长,带着小黄,小刘刚毕业的学生,于小艾自己在感情上受过伤,直到遇到白夜苦苦追求两年,她才真正接受了这份感情。

白夜是个高中物理老师,男人三十一朵花,加上对于小艾疼爱有加,让这个警花对他也温柔了许多。

“少贫,赶紧吃,菜都堵不住你的嘴。”于小艾笑呵呵给同事开玩笑。

“小艾,你遇到什么案件了,又不吃饭。”白夜宠爱的为于小艾打开饭盒。

“别提了,一个变态把一个大学生睡了,又残忍的杀害了。”于小艾边吃边说。

“有什么线索吗?”白夜问。

“目前还没有,你帮我看看。”于小艾指着一大堆照片。

“头被割下来了,脖子成尺状,应该是用刀切成这样的吧,加上重力的原因造成的吧。”白夜认真的分析起来。

“白夜哥,你说的太对了,是一把牛排刀。”小刘插嘴到。

“有嫌疑人吗?”白夜认真地问于小艾。

“目前还没有,正打算去学校走访。”

于小艾匆匆吃完饭,打算去死者学校查查,白夜也闲着无聊就陪着自己心爱的女朋友一起去了。

于小艾找到了死者的班主任。

班主任得知江子涵已死,很是惋惜,“那孩子看起来很乖,很听话,跟一般的富二代不同,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爱跟人接触,我带了四个班,她也不怎么显眼,所以我知道的也不多。”

于小艾又找到了死者的舍友三人。

“最近你们有没有发现江子涵有什么异常?”于小艾开门见山的问。

“小艾怎么了?”一个高高瘦瘦酷似男孩子的女生问。

“她死了。”于小艾不打算瞒着她们。

“啊!”三个女生一脸不可置信,直到于小艾把照片给她们看。

白夜静静的陪着自己的女朋友于小艾查案。

“她有没有男朋友?”于小艾问。

“好像没有吧?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矮个子女生说。

“江子涵平时性格很内行,独来独往不爱和我们来往,不过她最近老是抱到手机笑,好像是谈恋爱了,我们问她,她又不说。”

于小艾又问了很多,但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关键的线索,她有点泄气。

“累了吧,我们去歇会吧”白夜体贴的把于小艾带到了咖啡店。

“小艾我觉得会不会死者的父亲的女人找人杀了她的,毕竟她的存在让他父亲丢人,而且还占有那么多继承。”白夜喝着咖啡慢慢给于小艾分析。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于小艾瞬间把线索瞄准了死者的父亲关系网。

夜又深了,于小艾拖着疲惫的的步伐回到了家。

餐桌上摆着红蜡烛,一束鲜花,两份牛排在烛光的衬托下格外浪漫。

“慰问我们于小艾警官太辛苦了。”白夜亲了一口于小艾。

浪漫的晚餐过后,在轻缓的音乐声中,白夜情不自禁的法式舌吻于小艾,于小艾热情的回应着,白夜的手开始伸进于小艾的衣服了,吻着她敏感的脖子,一切都要水到渠成了。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递进的情绪请省略”于小艾的手机响起。

白夜沉浸在于小艾芳泽中不可自拔。

“喂,什么事情。”于小艾喘着粗气。

“有线索了,小艾姐快来。”

于小艾不得不推开白夜,白夜满脸的失望,于小艾知道白夜已经表示想要她的身体很久了。

“发现了什么线索?”于小艾问。

“小艾姐,死者怀孕了,床单上的血不是落红而是小产的迹象,死者的手机解锁了,是一个叫天意的男子给死者聊的很火热,而是内容都表示死者是个处女,我估计凶手知道真相恼羞成怒杀了死者。”小王很认真的分析。

“分析的很有道理,继续查。”

又是没日没夜的工作。

于小艾回到家,白夜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于小艾,男人吻着女人的喘息声,无疑是增加荷尔蒙分泌。

床有节奏的加快,一阵低吼,两个人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

于小艾去了卫生间,浴室的水声响起。

白夜掀开被子,床单依旧那么白,什么于小艾居然不是第一次,白夜心里受到了巨大伤害,他爱上她,无非就是爱上她的矜持,他追了她两年才追到手,白夜感觉自己被打了脸。

于小艾不懂事的时候爱过,后来受伤了才不相信男人了。

于小艾裹着浴巾出来,白夜突然用枕头捂住了她,她艰难的挣扎着,突然脑海里浮现江子涵,突然想不通的地方,一切真相那么清晰,于小艾感觉自己越来越缺氧,呼吸困难,真的就可以死了,和江子涵一样被分尸吗?一切容不得她思考,她手脚都快动不了。

“嘭”门一脚被踢开了。

“小艾姐没事吧?”

“举起手不然开枪了。”

白夜狰狞的表情,“你们怎么进来的?于小艾你个贱货,破鞋。”

那么肮脏的话,谁都不相信是从一个老师嘴里冒出来的。

根据聊天的lD锁定在这个小区,一家家的查,小区的监控显示只有江子涵出事的那个晚上深夜白夜一个人回来,鬼鬼祟祟的。

于小艾心里受到了巨大刺激,住进了医院。

白夜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白夜在他八岁的时候,一天父亲突然一耳光打到了他,骂着他是野种,八岁的他不懂什么是野种。

后来母亲和父亲离婚了,母亲带着各种各样的男人一次又一次来到家里,隔着门缝看到了他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龌蹉。

一次一个来找母亲的男人,母亲不在,那个男人丑陋的硬物塞进了他屁股里,下次那个男人在来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小孩子的食物,一点点融进了胃里。

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娶一个处女,千万不要是母亲那种女人。

在于小艾身上花的功夫太多了,一直得不到,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于是就有了江子涵。

江子涵第一次被一个老男人疼爱很容易就同意了,他哄着她,她平时清纯可爱,第一次得到她的时候,看到床单上的落红,他很开心,可在她包里看到了怀孕两个月检查单时,他受到了巨大耻辱,他的胃又在翻滚,江子涵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乳房。

于小艾装的那么好,居然也不是处女,白夜疯狂大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