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个好东西,但不是谁都能挣得到:忆一位兄弟的发家史

  • A+
所属分类:福利吧 艾微资讯

这几天心情嘎好,天气凉爽,暑热只有那么几天,熬过去就过去了。我也勤快了许多,这几天我请了年休假,只要闲下来就添加私信的朋友们。准备用这个假期把所的有私信全部添加完毕,然后开始陆续的送,但是请大家不要着急,人多,可能需要等,我尽量加快速度。

今天给大家讲讲我的这位兄弟,其实在我的写作计划里,根本没有他,我从来不想写他,因为实在太熟悉了,我俩几乎天天在一起,这小子没啥朋友,就我这么一个死党,他要不找我玩,那他就没有个说话的人。我挺烦他,天天找我吃喝,有时候我媳妇都说,你俩应该搬一起去住,那样就方便了。这位兄弟跟我属于那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死党,我俩能说的事实在太多。

这小子我俩是小学同桌,那时候我家是油田的,他家是农村的,整个矿区只有这么一个小学,周围农村的孩子也来我们学校上学,那时候他家很穷,他们家有7个孩子,他是最小的,这小子从小没穿过新衣服,都是他哥穿完了留给他,他在穿,没办法,他小啊,我俩小时候就天天背书包一起放学上学,他回家的路正好跟我有一段顺路,所以就一起走。有时候走在我家,他就在我家写作业,他家没有写作业的地方。孩子多穷是穷,但是也有好处,就是没人敢欺负你,他上面四个哥哥俩姐姐,个个都能帮他出头,我记得有一次我俩一起放学走,路上被几个高年级的截住,抢走了我兜里的五分钱,那时候五分钱能买一根冰棍,他因为反抗被呼俩大嘴巴。我俩见势不妙,书包都没要就跑了。回家他那几个哥哥个全体出动,抓到那几个高年级混混,一顿乱棒,从此以后没人欺负我俩。

钱是个好东西,但不是谁都能挣得到:忆一位兄弟的发家史
后来我转学了,我家搬到了我们局里新的总部所在地,这小子跟我分开了一段时间,但是也不是完全分开,他没事就坐车去我家找我,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俩还在一起玩。中学毕业以后他就不念了,我上了高中。这小子去了一个市场的猪肉摊子学杀猪卖肉,那时候他还没怎么长成,我每次去市场找他,看他手里拿的切肉刀,都要调侃一番。杀猪卖肉的营生他干了没几年,我上班他就不干了,自己弄了一个修理自行车的摊子,生意还不错,这小子结婚早,我刚上班他就结婚了,那时候也就是20吧,来年这小子就当爹了,那时候经常带着媳妇孩子一起在修车摊。这小子有了孩子以后有了动力,修车修的挺好,大家也认可,修车的买卖他挣了点钱。那时候工人工资也就是400多块钱,他一个月能挣一千多。但是这种买卖只是打开了一人的眼界,了解了生意门路,终究不会在这样的生意上耗费自己的人生的。

90年代中期这小子看到了洗头房生意的火爆,他也没啥人脉,自己偷摸在一个僻静地方开了一洗头房,还带着干大活,虽说地方不咋地,但是生意火爆,很多老司机是不怕路远的。后来被派出所抓了几次,一般人抓几次就不干了,这小子通过抓了他几次结识了派出所的人,把洗头房干得越发火爆了,那时候到了2000年初期的时候,周围几个宾馆都有他派出去的人,我俩那时候也经常在一起玩,这小子还让我一起干呢,但是我还是跟这个行业无缘,没答应,另外上班也紧张。通过这个买卖,这小子一年能挣到100万以上,但是他很低调,没有买车,就是雇了一台出租车,帮他接送小姐,他跟他媳妇远程遥控。这时候他在我们当地一个很偏远的地方买了块地,盖了一排房子,开了一个酒店,里面很多的小姐,就只是陪酒,想干大活,去宾馆,宾馆也是他的人。

2004年左右的时候,有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请几天假,帮他干点活,我去了,原来他把酒店外兑出去了,搬家,让我照看一下。完事了我俩坐一起喝酒,我问他你这不干了,你打算干啥,他早就想好了后路,联系了一个我们当地一个破产的小药厂,他把这药厂全部买下来,进行了在投资,翻盖了厂房,同时高薪挖了一些技术人员,开始做一种专门治疗脑血栓的特效药。这药当时一出来就很畅销,几年的工夫药厂周围的地都被他买下来了,又增加了几种特效药,生意越做越大了。现在他在开发区有一大片厂房,这小子发福了,长得矮粗胖,满面油光。他有钱了,现在是我们当地的人大代表,为了这个代表,他没少活动。

我没事的时候就去他办公室玩,这小子的办公室挺大,我俩都有一个爱好,喝茶,他有好茶,我就去蹭,喝完了就带走,他每次都说我连吃带拿的。我赌博那时候有几次实在紧张他给我拿了不少钱还债,当然后来我都还给他了,朋友归朋友,欠钱是要还的。他养了那么多年小姐,不好女人,这么多年跟他媳妇关系很好,这两口子是共过患难的,特有夫妻相,都是一样的矮粗,不像夫妻,像兄妹。我俩隔几天就在一起吃一顿,就在他们单位食堂,他们单位的食堂菜做的地道,他好吃,单位的厨子请的好。他也不喝酒,我也不爱喝,所以我挺喜欢跟他在一起。

他曾经劝过我跟他一起干,让我去他的厂子帮他照看一下,我回绝了,我觉得好朋友不能再一起做生意,我也不愿意给他打工,虽说能多挣点,但是我散漫惯了,怕到时候他不好意思说我,我再给他添麻烦。他在厂子挺有威信,厂里的员工都挺怕他,他管理有一套,一手严,一手松,公事严,生活上的事松,员工福利搞得挺好,每年过年的福利比我们国企好的多,去年过年时候每个员工发了一只羊,半扇猪,豆油海米,大米啥都有,一个工人照3000块钱标准发,所以他们单位的人员流动特别少,一般的来了就不爱走,就这福利,谁愿意走。当然,每年这小子的厂里发东西,他也给我准备一份,找人给我送家去,连我父母家也有。
我写他的事,真不敢写的太细了,这小子现在是个人物,我轻描淡写的写点,不能写太详细了,我俩30多年的感情,怕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要是知道我写他,肯定找我让我删帖子,他现在低调,人大代表请辞好几次了,不想干了,但是区里不让,这么大买卖的带头人,不当人大代表怎么行呢。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发家史像我知道的这么详细的,有的人只是知道他一段时间的历史,我是全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