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共享单车现象来看:缺德成为共享经济第一杀手

  • A+

从开放资源社区的P2P(peer to peer)式商品或服务分享起家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经过各种事业模式的演化及突变,让有些人士开始批评以营利为导向的企业在误导了这个名词,如《财富》杂志财经专栏作家Brad Tuttle,于2014年就撰写《我们能否别再假装共享经济都是有关共享吗?》(Can We Stop Pretending the Sharing Economy Is All About Sharing?),指责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现象。后来有股改良型共享经济的初创潮,新营利模式才比较让人心服口服,观感也走向正面,像湾区很红的共享汽车Zipcar,工具属于公司,利用则归会员,又比租车公司方便,做到开放工具合理牟利的共享经济,而非Tuttle在骂的假共享真中介,让美国汽车协会也心动想做这生意。

 

Zipcar的原型之一湾区单车共享(Bay Area Bike Share),某种程度上属偏社会福利的共享经济,方便人们在城市内短距离交通,不过因为要在固定的单车桩取还车,总少了点便利性,但是,少了些什么往往就会多了些商机。

 

2017年1月,来自中国中国的公司Bluegogo,向旧金山市府申请要放两万辆GPS定位、手机扫描二维码开锁、随处租随处还、再也不必「绑桩」的共享单车,但是遭旧金山从上到下一片质疑而打回票,原因很简单,它又太方便了,以至于使用者会很随便,所引的证据,就是中国蓬勃发展的共享单车产业所引发的城市乱象,而更根本的原因则是,公德心比法律更需要跟上这改良型共享经济。

 

2016年10月以前,还没有很多人听过共享单车,如今,在中国若没骑过共享单车就落伍了,这个严格说起来,从第一家商业化公司ofo于2014年创立以来,也不过三岁左右的共享经济产业,今天就已演变成公德磨坊。除了ofo、Mobike、Bluegogo等几大全国性共享单车企业外,想投入这产业而经不起缺德折腾出局的,多到不可数,例如福建的卡拉单车,投放667辆单车,结果才营运19天,就不见了510辆,耗损率高达76.5%,未满月便收摊离场。

从共享单车现象来看:缺德成为共享经济第一杀手

而中国官方也对这才刚出生的产业便惹出遍地麻烦感到头疼,深圳、成都、上海、南京与北京等市政府,相继推出管理办法,表明共享单车业不能「无序发展」,规定在一定范围内单车投放上限,规划停放区及禁停区等措施,让本意在「不绑桩」的新共享单车又某种形式上回到「绑桩」,归根究柢,当公德心离不开一根约束的桩,改得再好的共享经济也只能回家吃自己。

从共享单车现象来看:缺德成为共享经济第一杀手

▲当公德心离不开一根约束的桩,缺德就是共享经济的杀手,无桩共享单车「oBike」在澳洲墨尔本下场一样凄惨。

看来,缺德一直是共享经济的头号杀手,像早期Airbnb便常传出房客毁了租屋的事件。如果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2.0版,那么湾区一个号称让司机赚油钱、乘客省时间与交通获改善的三赢新服务Waze Carpool,可谓3.0版,但经不经得起营利压力与用户道德的考验,似乎还有待观察。

Waze的正式名称是FreeMap Isreal,是由以色列的GPS导航服务公司Waze Mobile所开发,因为表现优异,连续获得以色列与美国的创投公司注资,成为Google Maps罕见的竞争对手,因此Google于2013年干脆把它买下来。2015年5月,Google在以色列实验共乘服务RideWith;一年后,便在湾区对包括Google、Walmart、Adobe及UCSF等公司机构两万五千名员工试点这项服务,并命名为Waze Carpool;同年秋天,则将公司试点扩大成湾区实验;到了今年六月,Google又将其拓展到全加州。

 

Waze Carpool的精神是「路上车子好多,空位子更多,让我们来修正这个问题。」它与Uber之类网约车的不同,在于Waze是要活用路上很多一人驾驶的车辆上空座位,而Uber的初衷则是要活用摆在家里没用的车子去赚外快;前者是「顺道」赚点油钱,后者则是「拨空」兼差来贴补家用,虽然许多网约车司机后来都成专职。两者的共享都可说是服务中介,不过导向是否朝营利就是分野,Waze目前看起来像在做免费社区服务,而Uber已是世上最有钱的初创公司。加州的Waze Carpool并不收佣金,但以色列打从开始公司便每趟收15%佣金,某种程度上是在向Uber靠拢,Waze的共乘事业领导Josh Fried说:「当未来服务的量达到可保证有个佣金收入时,我们就会加进佣金。」

 

不营利当公益事业岂是企业长久之计?但加入佣金好像又成了共乘版Uber,三赢的共享初衷到头来还是羊头狗肉,这可能也是Google掂量要不要收钱的一大挣扎,虽然Google也够有钱了,当做公益又何妨?另外从中国中国共享单车的图便缺德经验学习,小心驾驶跟乘客混熟了,跳过平台来私约省佣金,马路上又多了许多介于网约专车与网约共乘车之间的「私约车」,图利缺德行为变成交通管理的社会负担,这或许也是Google在让它成型前,应未雨绸缪的功课。

艾薇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