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 A+

小程序员之死

 

在注册婚恋网站之前,他以为自己的生活会永远平静。

 

他今年33岁,职位是技术总监,公司产品的核心代码全出自其手,工资比同行高两倍,也有公司的股份。

 

外人看好这家公司,不过只认识一张嘴打江湖的老板路西。而他就像公司庭院里那棵发财树,沉默无语。

 

大学时他交过一个女朋友,交往的两年中,随时愿意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但他不懂得怎么对一个女生好,只能是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毕业那年,走出学校的大门,看着四通八达的马路,他感到很茫然。女朋友说我的青春短暂,不能等你,谢谢这两年的陪伴。然后坐着朋友的轿车,去了心心念念的海滨城市。

 

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有天路西把他捡起来,叫他跟自己一起创业。那时公司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两人窝在一个不通风的小房间,各自对着一台赛扬不停耕耘。但是那几年,他不觉得苦,路西现在跟人说起那几年,一定会用“充实”两个字,他也没有共鸣,只觉得是忽然有了个过日子的办法。

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这办法太好,一转头,他包了三十次红包,吃了二十场婚宴;一转头,身边的人都结了婚。幸好还有一个大学同学,跟他一样坚持单身,他们其实本来交情也不算深,但不知不觉,就成了最坚实可靠的战友。每次对终身大事感到焦虑,他只要想起这位战友,心就笃定下来。

 

“这是个多元化的时代,有同志,有丁克,也有不婚族,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觉得舒适的生活方式。”战友每次都义正言辞地说这一套。他不太会说话,只能跟战友碰一下杯,使了点劲,然后默默喝酒。

 

有一天老家的爸妈打电话过来。前几年他们看儿子工作辛苦,事业确实发展不错,给家里寄了不少钱,也就不太催促婚事,但时候到了,终于还是一触即发。他敷衍完爸妈,心里烦闷,给战友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很久,通话很短暂,“我在陪我女朋友,晚点在打给你。”

 

他忽然仿佛又回到了校门口的那条马路,原本以为背后有人看着,就可以对抗全世界,现在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当了会幸福的鸵鸟。被他丢了整路的迷惘、渴望和焦虑变成高速行驶的车子,一辆辆撞进他的身体里。新鲜的痛感,却又让他感觉到血还在流,心还在跳。

 

总算战友没忘了他,晚上发来条微信,说女友是在婚恋网站认识的,让他也去试试。

 

他只犹豫了三秒钟,就下载了那网站的APP。一条一条,老老实实地填写了自己的资料,还拍了身份证上传认证。然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位女性的照片,照片下面有打钩和打叉的按钮。

 

多年以来的大多数时候,他面对的不是代码,就是那些一个人游荡在广大虚拟世界的游戏。公司规模扩大后,有了前台、会计等女员工,但她们对这位无自觉要平易近人的技术总监,比对嘻嘻哈哈的老板更感敬畏,只要他走过,职员们的嬉笑就会被瞬间抹平。所以,他也从未见过这些女性可爱的一面。

 

APP上的女性照片,是很久以来他第一次仔细端详的异性,那是一个样貌中规中矩的白领在办公室,他看了几分钟,最后按了叉。马上又跳出另一张照片,画面上是他没见过的精致妆容,他看得有些不习惯,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APP的操作逻辑在他眼前一目了然,他打开了那姑娘的详情页,26岁,本科毕业,有房有车。兴趣是电影、绘画和自驾游。他试着把这些条条目目和那位姑娘的容貌结合在一起,构建出一种对他而言全新的,充满活力和快乐的生活。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和姑娘发信息的按钮,也顾不得去思考APP的消费点在哪里,想了半天,最后发了一句“你好”。

 

焦躁地等待了一会,并没有得到回应。他顺手又回到APP开始的那个界面,继续查看别的会员。三十年来,他几乎没欣赏过绘画艺术,现在却用类似的态度去检视每一张照片,然后审慎地做出判决。但渐渐他就开始感到麻木。出现的照片基本上只有两类,一类是一看就让人没有兴趣的,另一类则漂亮得出奇。他像强迫症一样翻了几百张照片,越翻越快,眼光也越来越高,忽然意识到,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多也为单身所苦的美女。他打钩了几十张,并给其中十多个特别中意的发了“你好”。但直到最后,也没有人回应。

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时就拿起手机看看,最后迷迷糊糊睡去。第二天按着多年来的惯性,醒来,上班,到了中午的时候,发现手机有两条未读讯息,说他在婚恋网站的资料通过了审核。

 

打开APP,有十多条留言,一条是对他留言的回复,其它都是女用户主动加他,并留下了微信号让他直接微信联系。

 

他一一添加了她们,然后开始聊天,很快学会了聊天的套路。一开始打个招呼,然后问问一些基本情况。原来搭讪一点也不难,他心里想。

 

这些女性打扮起来,拍的照片基本都挺好看。除了几个做财务的,其他人大多开店,女装店,美甲店,内衣店。他对这些一窍不通,但听起来,都是时间比较自由的小老板。店有了一定规模,不看店时还经常到处旅游,除此之外的兴趣,就是理财,微投。

 

只有一个人说喜欢阅读。

 

三十岁之前他没看过语文课本之外的文学作品。有一年公司抽奖活动,他得了奖,可以从采购部门买来的书中挑选一本。他从一堆绕口的书名中挑了一本看得懂的,只有四个字符,叫《1Q84》 。

 

这本书被他丢在办公室,积了薄薄一层灰尘,才等到了他无聊拿起来翻阅的那天。一开始,他完全不懂那一坨坨文字在说什么,心想这也是理所当然,毕竟自己本来就不看书。但习惯看代码的他对这类东西有一种耐性和蛮劲,况且书里还有一些性爱描写提味,他也就这么有看没有懂地继续下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段描写。男主角是个数学老师,也是个小说家,他说数学是壮丽的虚拟建筑,故事世界是幽深的魔法森林。他忽然觉得自己看懂了这段话,忽然就有了阅读的热情。看完了《1Q84》,他又开始阅读其他的作品。谈不上有多少真正的理解,但一本书里只要有几句话打动他,他就觉得几个小时的阅读是值得的。

 

他开始想象计算机语言是片坚实的土壤。自己半生都在上面努力耕耘,种出颗粒饱满的玉米和麦穗,这里的法则像日出日落一样确凿无疑,令人安心。但大部分时候,土地是干涸,空旷,寂静的,而他开始阅读的这些书,就像是田边小路上,三两探头的野花,它们有着玄妙难解的曲线,看不懂的部分是根茎叶,看得懂的花瓣,变成了他的世界里唯一称得上美丽的东西。

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他开始向往那样的东西。

 

填写注册资料时,他犹豫了很久才敢在兴趣栏里写下“阅读”这一项。现在,他也犹豫了很久才敢开口问起荧幕对面那姑娘喜欢看些什么书。

 

“看一些理财的书啊。”

 

“我看你资料里也写看小说?”

 

原本流畅的对话中断了片刻,“是啊,随便看看。”

 

他有点想追问,反而不知该怎么接话了。结果不了了之。第二天那姑娘才发来一个可爱的表情,问他在干嘛。闲聊两句后,她发来一条讯息。

 

“陪我玩理财,好不好?”

 

作为社会人,他不太合格,但说智商,倒也不算太差。他马上产生了警惕。多问几句之后,就知道了对方加自己的真实意图。再看了下所有加自己的女用户,十有八九看来都是要搞这一套。他把这些人在微信上分作一类,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把分类名定为“骗子”。

 

这时他才注意到,剩下的几个女用户中,有一个加了以后都没发过信息。她叫苏晓薇,25岁,头像漂亮而有气质,和那些自称开小店的女老板不是一个档次。他不禁有些好奇,想看看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在心里,他也不相信婚恋网站会有这样的白富美。

 

他收起了认认真真介绍自己姓名生年职业的那一套,带着游戏的心态开始了聊天。不知不觉他模仿着看过的小说里一个圆滑的男人。聊天竟然很顺利,苏晓薇的谈吐让他开始怀疑之前聊的那些自称本科毕业的女孩,其实都是工厂小妹。但她有时回讯息很慢,他忍不住一直拿起手机查看,无聊时就跟那些“骗子”们聊天解闷。

 

既然明知道是骗子,他也就很放得开,有时学着向西的言谈,装作自己也是个老板;有时学着其他男人吹牛讲段子,甚至大胆调戏。他说了很多真实的自己从不会说的话,在自己身上发现了更大的可能,就好像是沉闷的田里,也忽然能开出了花。

 

他开始享受这过程,这些头像漂亮的美女,不但会经常主动关心他在干嘛,说些奉承的话,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不带顾虑地和她们说话,不怕受伤害,也没有罪恶感,无论说了什么,对面的人也不会生气。

 

每天都有人加他。有些人,会很快很执着地抛出叫他理财的事,如果迂回无效,那就聊不下去了。另一些人,交谈中会多一些更像是真实的内容,甚至有人会发一些照片视频,里面有她们的店,或是她们所在的那些不知名的县城和乡村。这让他不禁好奇,她们在寻找猎物的时候,有几分是出于确实的无聊,又有几分是在做真正的自己。

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而自己呢,随着对各种角色扮演得愈加娴熟,他有时感到混乱。会不会真实的自己,本性是个风趣健谈的人,而那个木讷乏味的码农,只是因为外界环境而不得不选取的伪装?

 

但至少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和这些人聊天,不过是一场场短暂的游戏。只有苏晓薇,他存心想找她的破绽,却没有成功。她家境很好,爸爸搞地产,妈妈给她开了间美容院,也方便母女自己保养。店开得很大,她不太有实质性的工作,经常就是到处旅游。家里很疼她,对她保护得很好,所以很多社会上的事她也不懂。在跟她说话时,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成熟稳重的社会人。

 

和骗子们聊天,其实不太记得谁是谁,也不会真的有什么感情,但聊得久了,心里也总会长出一些异样的东西,不知不觉中,这些东西就全都移植到苏晓薇身上。

 

她不时会谈起去过的地方,说些上流社会的趣事,还会发她的各种旅游自拍,与家人的合影,偶尔教他讲几句广东话。对这样一个白富美,他当然没有任何不满意,更幸运的是,她似乎也中意他,她说能察觉到他风趣背后的稳重可靠。

 

关系很快暧昧了起来,他说起她父母时,经常开玩笑用岳父岳母称呼,她对此的反应是微甜的害羞。也说有空就会来找他玩,甚至讨论过来了是住酒店还是住他家里。

 

这段时间,公司的员工们惊奇地发现,他们的技术总监变了,他走路有了风,脸上带着笑。

 

以前路西几次劝他多把工作给手下的人练手,但他不太懂教人,不放心那些刚毕业的程序员,也不知道自己不编程要怎么把日子过下去。

 

现在,他开始想请一个很长的年假,去广州找苏晓薇。

 

这件事情,苏晓薇一直没有答应,说还是多熟悉一段时间。有一天,她忽然发来一张图,图上是彩票开奖结果,买了五注,中了两注,赚了大概小几万块钱。他看懂了图片上的信息后,呆了几分钟。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秒回苏晓薇。

 

“中奖了,开心~”

 

“前阵子朋友教我玩的,没想到我还挺有天赋哈哈,刚玩就赚了不少。”

 

“谁说我不缺钱,也不能老花父母的啊,我想自力更生,赚钱去找你旅游。”

翟欣欣苏享茂骗婚事件改编恐怖悬疑小说:小程序员之死

他对付那些骗子已经很有经验,但此时却想说服自己,也许白富美闲着没事是会去玩玩彩票的,也许她真的很有天赋,可以稳定地从其中赚钱。他去看了一些资料,确实有人宣称可以玩彩而有稳定收益。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冷了,和她的聊天也就渐渐失去温度。

 

过了两天,苏晓薇问,要不要跟她一起研究,两个人培养共同的兴趣,一起为了未来努力,赚了钱就去环游世界。他没有答应,而是最后一次问她愿不愿意见面。苏晓薇依然推脱了。

 

他忽然想到一件从没想要去做的事,他拿了一张苏晓薇发给他的照片,深深呼吸了几次,在电脑上点击以图搜图的指令。

 

没有结果。

 

他面无表情,呆了半天,然后换了外面的搜索引擎。

 

相同的图片出现在Instagram上。

 

他点开,看见了相片主人的生活。那是另一个人的生活。同样一张照片,经历、说话方式、拍摄地点和苏晓薇说的完全不一样。苏晓薇曾经给他发过一张图片,一个男人搂着她和另一个姑娘。她说那是她的哥哥和嫂子,他没有理由不信,但现在再看到这张照片,感觉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当天没有再回她的讯息,第二天苏晓薇问他怎么了。

 

“我不想再逗你玩了,这段时间,还是挺愉快的,谢谢你的陪伴,祝你好运。”

 

“??你在说什么?”

 

“可惜你不够犀利,骗不了我一辈子。”

 

他本来准备把这句话当结局,但过了一会,忍不住又发出一条消息:

 

“能知道一下你本人长什么样吗?”

 

长长的等待后,对面发来消息,“不必了。”

 

他深吸一口气,“那就这样吧,祝你好运。”

 

“嗯,也祝你好运。”对面发来这句话,过了一会,又补上了一个可爱笑的表情。

 

他看着手机屏幕熄灭,几次站了又坐下来,肚子里好像塞了一团什么东西,用力吐气也吐不出来,最后他按下战友的电话。他想找人宣泄,也有点担心他那快结婚的战友,在婚恋网站上他遇到了太多骗子。

 

战友却抛给他一句话,“哎呀,谁叫你用那个APP啦,你要去实体店啊!”

 

他顿时石化。到了周末,他毕竟还是去了。去了才知道,他们不向男会员收费,只对女会员收高额费用。他琢磨着其中的道理,琢磨了十几天后,店里的老师介绍了一个VIP会员给他。

 

她叫单如意,28岁,漂亮苗条,有房有车,穿戴都是欧洲名牌,喜欢旅游,绘画,健身,只想找个可靠的男人托付终身。

 

约了几次会,有时他会把她的身影与苏晓薇重叠,也许单如意就是三年后的苏晓薇,不再那么天真无邪,不再那么活泼,变得更矜持,更有气质,她会跟他谈红酒,谈艺术,那份优雅令他敬仰而炫目。她不像苏晓薇爱撒娇,但偶尔来一次,却更令他酥麻。更多时候,她体贴懂事,社会上很多事情,她比他更明白,却从不会想压过他。

 

不知不觉中,他对苏晓薇那份突然失去目标的情感顺利继承到了单如意的身上。交往很顺利,也许是他们这个年纪,有了种种经历的人,已经懂得没什么不好,就是最好。有一次double date,战友和单如意见面时愣了一下,单如意却若无其事。

 

上洗手间的时候,他问战友,“怎么,太漂亮,惊艳到了?”

 

战友好像半天尿不出来,过了会才说,“我也跟她相亲过,她看不上我。”

 

那泡尿他撒的淋漓尽致,像是有种报仇雪恨的快感。但单如意没有提起此事,她这样得体的人,一定不愿让战友难堪。

 

认识两个月后,她去他家玩,两个人在沙发上依偎着看电影。他们看的是一部浪漫有趣的法国电影,剧中男女主角各自扮富,想找到有钱的对象。他想起小时候好像看过一部香港片也是这样的故事,他又想到了苏晓薇。这时候,他感觉耳朵酥酥痒痒的,单如意正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他们前些天出去自驾游,住同一个房间,单如意要求他老老实实,说自己不是随便的女人。他做到了,赢得美人的赞许和脸颊上一个香吻。但其实,两人之间再进一步也是水到渠成,何况此情此景,男人只剩下半身思考了。

 

事后她半羞半恼地说被他骗了,叫他要负责。他口拙,只能傻笑,心里却有个念头,要一辈子对她好。

 

很快他们就领了证,他本来想老家和城里各办一次婚宴,弄得盛大点,好让老婆风风光光。贤惠的妻子却说一次就好了。婚礼的事情,除了苦力活,大多是她张罗,弄得井井有条。

 

婚礼上,最近一直在上海搞上市的路西专门赶来参加。见到单如意时,他也愣了一下。敬酒时,他收起嘻嘻哈哈,沉声说:“嫂子,我这哥们是个好人,你好好对他。”然后仰脖子一饮而尽。他难得见路西真情流露,又是在这样的场合,心里很是感动。回头看看单如意得体地干了杯,颈项白皙,温婉娴静。

 

幸福到了顶峰,也就将开始下滑。婚后单如意渐渐和原来有些不一样,她对他不再那么体贴,会为一些小事发脾气,甚至吵架时会说是急着想嫁人才被他骗了。他看着她完美的形象渐渐有了残缺,心里有些惶恐。

 

但即使有这些缺点,在他眼里单如意依然是个很好的女人。他心想难怪人们都说热恋期和结婚后不一样。一起生活,有些小矛盾也免不了。反正床头吵架床尾和,和不了,大不了再买些鲜花礼物哄哄她。这一招确实屡试不爽。他心里暗笑女人就是虚荣,喜欢什么自己买不就是了,两夫妻又分什么你我。

 

可情况没有好转,她辞了职,要在家里看书画画,专心做一个美好的女性。他觉得太闲对她不一定是好事,却也没说什么。单如意过了一阵子闲不住,就经常跑出去跟朋友玩,有时很晚才回来,有时干脆自己跟闺蜜出国旅游。他又开始体验晚上一个人入睡,却更想念她,更想对她好,让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一次夫妻去一个酒会应酬回来,单如意说你看人家的老婆都穿什么定制,戴什么首饰,人家开豪车戴名表,结交都是名流,只有我跟着你一起那么窝囊。

 

他想帮她满足一切愿望,但这愿望等级太高,他实在无能为力,只能说人家表面光鲜,其实也不一定怎么样。

 

单如意说,人生如戏,要的不就是一场光鲜亮丽?

 

他无言以对,过了会,单如意又抱怨说公司上市了,路西身份再上台阶,而他还是个苦哈哈的程序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晚上他喝了不少酒,听她念个没玩,忍不住蹦出一句,“公司我也有份的!”

 

单如意连连冷笑,“你有个屁份,不过是路西还算厚道,看在一起创业的份上对你不错。”

 

“你懂什么,公司哪一条核心代码不是我写的?路西只是个跑江湖的推销员!”

 

话一出口,他自己惊呆了,原来自己心里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这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一直跟自己说,路西和他是种互补,甚至是路西帮他的忙,挡掉那些尔虞我诈的应酬,处理他不擅长的人际关系。但时至今日,再仔细想想,路西当年不也和自己一样是个愣头青,而自己现在不也证明了,一旦真遇上了,自己一样可以应付那些人和事?路西的风光人生,为什么不能是他的?

 

也许只不过,是一开始角色分配时选错了。

 

单如意没去理会他在想什么,她琢磨了一下这话的可信度,旁敲侧击地说,“核心代码你写的?那怎么公司是路西的?”

 

他还在想着自己的问题,心不在焉地说,“是我们的,当时说了,我也有股份。”

 

“股份呢?我们结婚时,财产清单上哪有什么股份?”

 

“在路西那,我用不到,公司在发展,我没跟他要过。”

 

单如意跳了起来,真的跳了起来,“你是不是傻!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你没跟他要过?你现在要人家还给你吗!”

 

她真是一肚子火。这晚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两人都花了不少力气。

 

第二天他去了路西办公室。认识这么多年,路西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有些不寻常,他给两人倒了加冰的威士忌。

 

他考虑过很多说法,最后觉得还是开门见山最诚恳,“公司上市了,我那点股份,想拿回来。”

 

路西看着他,话里透着关心,“你从不说这个,家里没啥事吧?要现钱的话我给你。”

 

他看着路西真诚的脸,忽然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确实还是比路西差了很远。

 

路西对他的情况很了解,股份又是大事,不可能随便糊弄过去。他喝着酒,支吾了一阵,终于说出是单如意的意思。

 

路西听完呆了片刻,一口把酒饮尽,然后长长出了口气。

 

“我本来真不想告诉你这事。”

 

他抬起头,呆呆看着路西,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路西给两人又倒了酒,多给了他一些心理准备的时间,然后快刀斩乱麻似地说了出来:“我以前就认识嫂子。她……做过外围。”

 

路西看出他对这个词陌生,补充说:“就是说,她会陪有钱人出去玩,然后人家给她钱,给她买包买衣服。”

 

他像弹簧一样从沙发弹起来,全身的血液涌到头上。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却也顾不上去在意。“你,你胡索什么!你认错人了!”

 

“她以前当然不用这名字,但我不会认错。”路西的语气缓慢而笃定。

 

他觉得脖子好像梗住了,艰难地别过来,发红的双目瞪着路西,“你,跟她?”

 

路西避开了他的目光,小声说,“反正也不差我一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拳重重打在脸上。

 

他冲回了家,和单如意当面对质。

 

单如意没听他说完眼眶就红了,“我人都跟了你,你信他这种鬼话?他污蔑我,不就是找理由不想把股份给你?”

 

他一愣,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但单如意说完这很清醒的一句话后似乎忽然失去了理智,她大吵大闹,乱摔家里的东西。他想要阻止,却引来她的拳打脚踢,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还手推她一把。她踉踉跄跄跌到一个碎了的花瓶旁边,手掌被割破。

 

看到她流血,他心里的怜惜忽然又涌现出来,盖过一切。他走过去想看看她的伤势,但单如意毫不领情,躺在地上大哭大闹,说他竟然打她。

 

她实在太能闹腾,惊动了邻居也劝不下来,最后警察过来协调才收篷。

 

夫妻的关系降到冰点。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生活还是要过下去,他还是爱她,就算她过去真的不堪,现在也已经是另一个人了,她是自己的老婆,大不了自己辞职不干,和她彻底摆脱路西说的过往。

 

他想和单如意重归于好,但单如意话都不跟他说,每天自己不知道出去哪里玩,回家了也锁在另一个房间里睡觉。终于有一天,她开了门,说了一句话,“我们离婚吧,你看路西会不会给你股票,就知道谁说的才是真的。”

 

但对他来说,股票根本不重要,他只想要忘掉这一场闹剧,回到两人最甜蜜的那段时光。他用尽了自己笨拙的办法试图挽救,单如意的态度只有一个,离婚。

 

他坚决不同意,只想她回心转意。单如意被缠不过,终于说:“你傻够了没有?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只不过是要你的钱,现在我们的路走到头了,只能离婚!”

 

他不相信,那段如此美丽快乐的日子,其中怎么可能没有真情?

 

单如意单方面提出了离婚申请,因为有之前的家暴案底,法院准予离婚。

 

判决时相见,单如意又恢复了单身时那副温婉得体的形象,那形象练就得像一套衣裳,穿就是穿,脱就是脱。出了法院,他跟在她身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心里还是想挽留。

 

单如意转过身,看着他懦弱的样子,大墨镜下似乎有了一丝不忍的神色。她等他走近了,轻声说,“别跟了,你还有点钱,找个姑娘过日子吧,别挑好看的。”

 

“我……”

 

单如意没让他说下去,“还记得苏晓薇吗?我就是她,你见到我的那天开始,就是一个局,现在结束了。祝你好运。”

 

她向他一笑,转身走开前,留下最后一句话,“别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爱情。人生的本质,不过是自欺欺人四个字。”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一天幸存下来。他开始没日没夜地写一个程序,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头发白了一半。

 

写完以后,他出了门。

 

那是一个清晨,他走到当年校门外的十字路口,对着疾驰的车子走了出去。他被撞死了,没造成太大的交通事故。警察和救护车过来收走了尸体,前后不过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他的身体就躺在十字路口的中央,看着天。他的身体被撞歪,成了个像是问号的形状,供四面的人们观赏。过了半个小时,交通恢复,一切如常,不过是沥青路面上多了块更深的色斑。人们的同情和好奇在半小时的议论和唏嘘后恰到好处地用完,又各自回到上班的轨道。

 

路西费了不少精力安排他的丧事,回到公司,打开电脑,才收到他最后发来的文件。

 

那是一个婚恋网站的代码。

 

 

转自知乎@梦中身 专栏小说

 

https://zhuanlan.zhihu.com/p/29404038

艾薇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