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车老司机的故事:生活在路上,命也在路上

  • A+
所属分类:艾微资讯

我当卡车司机已经三年了,之前我是一名装卸工,每天都在我们县城的站前市场等活。这里是装卸工的聚集地,不时地会有雇主来这里找装卸工。

装卸量最大的是面粉,粮食和化肥。这些东西每一袋大概是100斤左右,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它们从火车上扛到卡车上然后卡车拉走,或者是从卡车上卸下来扛到仓库里码垛,扛一吨能赚10块钱。

活多的时候能卸五六十吨一天,两个人平均下来一人能赚二三百。

这里说一下卸货的钱为什么是两个人分,因为扛起袋子的时候需要有人帮你放到肩上,码垛的时候高了也需要人抬,所以干活的时候两个人一组,轮流扛,这样也能歇一歇。活少的时候可能一等就是一天,一分钱也赚不到。

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其它的活儿,像装卸装修材料,或者给其它一些小商户卸货,但是活儿不多,挣得也比较少。这样平均下来一个月能挣到三四千块钱吧。

这种活确实很累。你们可能想象不到,大概能有手掌那么大,农村自己家里蒸的馒头,我最多的时候一次可以吃四五个。每天回到家躺在那,不用五分钟就能睡着。第二天起床,身体酸痛得不行,就吃几片扑热息痛,然后强忍着继续出去干活。

扑热息痛在农村是特别流行的一种药,感冒发烧可以吃,身体哪里痛也可以吃,最重要的是便宜,一盒十片才一块五毛钱。

装卸的活儿干了大概四年多,因为是重体力劳动,所以钱没赚多少,反倒“赚”了一身伤病,像风湿、腰脱(注:即大家熟知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等相继找上门来。

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去扛化肥,在最上面一层码垛的时候,一不小心踩空掉了下来,摔劈了左臂,在家养了两个多月。

我们这种打零工一天一结的活儿,受伤了也没人管,所以那时候每天都很发愁,一方面花了不少的医药费,另一方面每天待在家里也不能挣钱,家里没有经济来源。

因为不想一辈子干这行,另外也想给家里人更好的生活,所以干装卸工的闲暇之余,我自己考了一个B2证(就是可以开载货卡车,但是不能开带挂斗的那种牵引车)。

考下了B2证之后,我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份工作,给化肥厂开车送化肥,每月5000块钱。相比之前的装卸工,开货车的劳动强度轻了太多,而且每天可以按时上下班,收入还稳定。

但是好景不长,过了一年左右,化肥厂倒闭了。

倒闭的原因挺可笑的。这个化肥厂一直把过期化肥,假化肥,和新化肥混合在一起,重新包装,然后以更便宜的价格卖出去。但真正倒闭的原因还不是造假,是因为化肥虽然卖出去了,但是从经销商那里一直要不回钱,没有回流资金,所以倒闭了。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虽然我也没读过几年书,但是我一直都明白这个道理。无论做生意还是做人,诚信为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早晚会有报应。

在化肥厂干的这一年,村子里面发生了件大事,说是要征地建一个工业园区,县政府要招商引资,促进农村发展。

工业园区的规划面积很大,基本我们村里每家都被占了10多亩,有的人家近20亩,占用农民耕地每亩补贴两万元。这一下,我们村成了周边最富裕的村子。村里的人有的在县城里买了楼房,有的买了10多万的小轿车,打麻将的人更多了,玩得也更大了。

正好赶上家里面有了些钱,化肥厂也倒闭了,工作没了。索性我就把占地的钱拿出来,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一些,自己买了辆车。

 

一个卡车老司机的故事:生活在路上,命也在路上

自己买车之后,才算真正看清卡车运输这个行业。表面上看起来挣得不少,但是花费也很多,车的保养、保险、维修、高速费、税收、油费,层层过滤之后其实利润很低。

谁都想多赚些钱,而且有的车主还是按揭贷款买的车,赚不到足够的钱,两三个月还不上贷款,车就要被收走。怎么办,那就多拉点货吧。

所以绝大部分的车主都对卡车进行了改装,基本你在路上见到的装满货的大卡车,90%都会存在改装且超载的行为。

卡车惯性本来就大,再加上超载,发动机能不能承受得住,刹车是否一直有效,都是未知。

所以当你在路上开车遇到大卡车时,一定要和他们保持足够车距,危险确实存在。

事实上货车超载并不是货车司机贪心。如今各行各业的供给过剩,导致厂家都想通过降低价格提高竞争力,运价自然而然也被压低,货车车主想多赚钱,只能多拉。

货车超载的危险性,难道车主不明白吗?如果运费合适的话,相信谁也不会冒这个险。慢慢这就成了行业内的一条潜规则——卡车不超载就赚不到钱。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有利益谁都想分一杯羹。

卡车一出厂,车企就为卡车改装预留了空间。用“加粗、加厚”处理的钢板、车架、轮减桥成为了经销商宣传的卖点。汽车修理厂也闻风而动,新增加了改装淋水器,刹车器等等业务。

虽然国家最近几年已经对这个现象进行了大规模整改,但是利益的驱动使这个畸形的市场一直存在。

接着我想讲一个我朋友的故事,他也是一个卡车司机。因为长得有点胖,性格老实,我们都叫他老胖。

2017年6月18日,老胖在家里准备给他的父亲过父亲节,父亲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所以他打算这天在家好好陪陪父亲。老胖知道父亲爱吃鱼,所以买了条大草鱼,准备给父亲做红烧鱼。

下午的时候老胖接到一个电话,说要往齐齐哈尔拉水泥。接到电话后老胖有些犹豫,想陪陪父亲,也想去挣钱。

父亲又何尝看不出儿子的心思呢?于是老人家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对老胖说,“正好我也没去过齐齐哈尔。这样吧,你带我去,正好我也出去旅旅游。”老胖接受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建议。

这趟活老胖车开得比平时快了些,一方面他想早点带父亲到齐齐哈尔,另一方面这批货要得很急。

连续开了六个小时,再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就能到了。想到卸完货正好白天能带父亲去走走,老胖心里多少有了些欢喜。父亲已经在副驾驶位上睡着了,想想父亲这一辈子既当爹又当妈地把他拉扯大,老胖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让父亲从今往后都过上好日子。

到了凌晨两点,距离目的地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因为长时间驾驶,老胖似乎有些困,眼皮慢慢合了一下。忽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他猛地睁开眼睛,瞬间就意识到自己驶向了反向车道,迎面正开过来一辆箱式货车,两辆车速度都很快。他用力向右打方向盘,车失控了,撞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树,接着又侧翻在路边。

当救护车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停止了呼吸。老胖保住了一条命,但是右腿被截肢了。

去医院看老胖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他跟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对不起我爸”。听到这句话,再想想每次出车都会为自己担心的家人,心里就更难受了。

事实上,卡车除了改装超载,卡车司机疲劳驾驶也是很大的一个安全隐患,尤其是在夜间,更加危险。很有可能像老胖一样,一个瞌睡,一个不留神,一切就都没了。

老胖的事,对我和卡友们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但我们并不能就此不再从事这个行业。很多卡车司机要还贷款,甚至有一些是借高利贷买的车,他们借的高利贷每个月大约是2分利息,也就是2%,而当时银行月利率应该是0.7%左右。我的一个朋友每个月车贷要还5000多。

即使像我这样没有太多外债的,也不敢轻易把车卖掉。车买来的时候很贵,可是卖的时候会大幅度折价,一下就会贬值七八万,甚至更多。这就意味着我这几年基本上是白干了。

说白了,很多人在入这一行之前,也并不是不了解这一行的危险。可是怎么办呢?

都是迫于生活的压力。

这一行的危险,好歹是大家看得到的危险。事实上,还有很多的农村人口在从事着对身体有害,危险性大,没有保障的高强度工作。

之前我说过我们村里盖了一个工业园区,除了一部分是骗国家贷款的,只是象征性地盖了几个楼,真正进入这个工业园区开始生产的,大多是从事一些家具板材的生产。

板材粘合时使用的胶对人体有害,在那里工作一年左右,大部分人都患上了一种皮肤病,满身起红点。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个月也才有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去,小到十七八岁的孩子,大到六十一二的老人都有。

工厂的大门一关,把所有的不堪都掩盖起来。外面的人只知道产值,税收,谁又关心门里面有些什么呢!

可能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吧。

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家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学习还挺好的,孩子很懂事,基本不用我和她妈操心。我希望她以后有能力去选择一份安稳又安全的工作,也希望自己和所有的卡车司机都能一路平安。

艾薇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