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讨论区】蘑菇味桃子:再没有人像你

  • A+

再没有人像你

蘑菇味桃子
1
颜素最近非常上火。
原因就是上个星期三晚上,她从浴堂里走出来,经过南湖旁,晚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她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头发擦到半干,身上的热气还没有彻底褪去,风吹过好不自在。
正迎着晚风感受傍晚的美好呢,不知道从哪里冲出一个黑影,吓了她一大跳。但她还没来得及尖叫,那个黑影先她一声叫了出来。
并且还喊了句:“鬼啊——”
颜素只是一时兴起把头发都拨到前面来了,还不至于像鬼好吧?
“同……同学。”颜素伸出手想叫住被吓到的人,可是对方已经撒开脚丫子跑远了。
完了。
这南湖边不止她一个人,其余人都像看稀奇一样盯着她。
她摸了摸自己脸上,惊觉自己现在是素颜,瞬间明白了什么。颜素虽然是A大理工学院的校花,但对自己的素颜相当没信心,她越发相信是自己的素颜吓跑了对方。
颜素痛彻心扉地埋下头疾走回寝室,相信用不了明天上午放学,关于她竟然把人吓得屁滚尿流的新闻就会传遍整个A大。
她有点儿沮丧。校花这个名头虽然不重要,她也承认自己素颜跟化妆后有差,但是哪个女生都不想被人随便叫“鬼”还被吓跑吧……
回到寝室后跟室友们说了这事,室友小C认真分析一番,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啊,你去找那个被你吓到的男生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不就行了?让他去解释,这样比较好挽回你的颜面。”
颜素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但还是有些担心。这时候宿管关灯了,打断了寝室夜谈,爬上床时,颜素忍不住又问了旁边的小C一遍,“我的素颜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小C认真地摇头,“不,你的素颜一样很可爱。”
果不其然,星期四早上第二节课,就有人屁颠屁颠跑过来问颜素:“听说你昨晚吓跑了一个男生?”
颜素皱起眉头,有点生气,“你听谁说的?”
八卦王指了指隔壁上大课的教室,“当事人现在正在讲述当时的心路历程呢!”
颜素抓住八卦王的衣领,“当事人是谁?”
“丛心啊,社会学院的。听说昨天他是来给你表白的,结果被你吓跑了,这下理工学院跟社会学院的男生都知道了,可能没人敢追你了……”
“屁!”颜素一脚踢在八卦王屁股上,八卦王落荒而逃,颜素拉着小C想去社会学院上课的教室找罪魁祸首时,上课铃响了,只好作罢。
“丛心是吧?我看你是很遵从你的内心了。”颜素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怂”字。
丛心,去掉那一横,不就是个怂吗?
有这么表白的?人还不认识呢,就给颜素莫名泼了一盆脏水,洗都洗不掉。
晚上,颜素拉着小C造访男生宿舍。
颜素出现在男生宿舍楼下时,楼上响起了疯狂的口哨声,有人大喊丛心的名字,并且说“你的‘女鬼’来了”!
小C气得脱掉鞋就往楼上扔,结果鞋掉下来砸在了自己头上。
颜素跟小C两人相看无言,咬着牙都想去拜访一下这个丛心。
2
在宿管大叔那里打听到丛心住202后,颜素忍不住吐槽:“住的寝室号都这么符合他气质。”
小C说:“颜素,你想好去找他说什么了吗?”
颜素这才停下脚步,“对啊,我说什么?”
不过颜素性格冲动,做事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不会瞻前顾后,她拖着小C往前走,“别怕,我们就是去跟他讲讲道理,不能平白无故冤枉人对吧?”
“咚咚咚——”几声巨响后,202寝室沉默了30秒,才有人来开门。
颜素虽然是校花,但跟一般白衣飘飘温柔可人的校花可不同,她是A大桌游部部长,精通各类桌游,时常虐杀各种男生,所以其实男生们都有点怕她。
一开门,就有个穿白背心的瘦小男生指着一个快速飘进厕所的背影大喊:“他就是丛心!冤有头债有主!”
颜素剜了白背心一眼,只看见一个灰色的背影钻进了厕所,摔得门一阵巨响。
“丛心!”颜素走到A大男生寝室13栋202的厕所门前,又敲又喊,“丛心!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
连续喊了三遍,丛心的声音才幽幽地厕所里传出来:“颜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错哪儿了?”
“我不该说你是‘鬼’。”
“还有呢?”
“还有……”丛心死活想不出来了。
“你昨天晚上找我是干什么来了?”颜素提醒他。
丛心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就没声了,隔着一道厚厚的门颜素都能感觉到他脸红了。
“你给我出来!把话说清楚!”
“我不!”
“现在这么害羞了?那你在教室里谈你遇到‘女鬼’的心得体会的时候怎么不害羞呢?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是被我素颜吓跑的,你满意了吧?”
“我……颜素,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跟这个丛心交锋几回合之后,颜素就知道他这人什么性格了,果然不辜负他的名字,就是一个字:怂!
越想越气,颜素踢了门一脚,“出来把话说清楚!”
丛心不说话。
颜素回头跟小C递了个眼色,小C走过去压低声音威逼利诱丛心的室友交出了厕所的钥匙。
趁丛心不备,颜素迅速地打开了门,没想到迎接她的又是丛心的尖叫。
——他真的把裤子脱到了膝盖的位置坐在马桶上。
“啊——”
这次是颜素跟丛心两个人一起尖叫。
也就是这尖叫的瞬间,颜素跟丛心对视了一秒钟,她总算看清楚了丛心长什么样。
不算白,偏瘦,穿着灰色的卫衣,留着清爽的发型。如果在正常状态下来看,这个男生应该不会让人讨厌。可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会面竟然在这种场景下,丛心更是吓到五官扭曲,上下都捂了一遍最终真的不知道捂哪里,只得崩溃大叫。
好在理智的小C在大家都在懵逼的状态下,拉走了颜素——以免事态往更加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回宿舍的路上,颜素又气又恼,“你说那个丛心是不是有毒,还是我命中犯煞,而那个煞就是他?”
小C心疼地拍了拍颜素的肩膀,“这次可能真的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你跟那个丛心,起码在近段时间内都得捆绑在一起了。”
3
刚走到丛心宿舍楼下,就听到2楼传来爆笑的声音。颜素咬牙切齿地跺了跺脚,她问小C,“是不是明天大家都知道我看过丛心上厕所的样子了?”
小C点点头,“多半。”
颜素一路走一路愤怒地踢着小石子儿,“最近不是水逆吗?怪不得我这么倒霉。”
小C说:“人生不如意,全部怪水逆。”
晚上在食堂吃饭,就有几个男生目光时不时往这边瞟,八卦王端着餐盘兴奋得差点就像维密模特走台步一样朝颜素走来时,她心里开始打起鼓来。
还没来得及端着餐盘离开,八卦王已经端着盘子坐下,并且用方圆十公里都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颜素,听说你把丛心给看啦?你得对人家负责啊!”
“你!”纵使颜素在桌游方面是个身经百战的女战士,但也经不起八卦王这么一嗓子,立刻就有人朝她投来兴奋和暧昧的目光。
她赶紧遮住自己的脸,连餐盘都不要了,拖着小C就走,“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颜素。”
八卦王又高声喊:“别以为你素颜我就认不出你是颜素!不过你素颜我认不认得出来不要紧,丛心认得出来就行了啊!”
颜素恨不得一筷子插在八卦王脑袋上!
就这样,在与丛心的各种各样奇怪的绯闻中,颜素度过了忐忑难安的一周,而丛心没有任何反应跟表示。
颜素觉得,这次水逆真的太严重了。
一周后,上英语课的课间休息时,颜素被叫了出去。
丛心站在门口,身后跟了两个男生,看上去是他的室友,其中那个白背心男颜素有点印象。丛心紧张地两腿并拢,手微微攥紧成拳头,说话前还咽了咽口水,“颜素,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真的很对不起,是我胆子太小了,那天来找你之前喝了点酒壮胆,脑子有些不清楚,才会把你误认成‘女鬼’。”
“对呀!”白背心拍了拍丛心的背,“丛心是我们寝室老小,年纪小不懂事,颜美女你就原谅他吧!”
“行了。”颜素不耐烦地说,“我不想再听到什么‘女鬼’不‘女鬼’的了。咱们就这样吧,互不相欠以后。”说完,颜素就要转身回教室。
“可是……”丛心喊住她。
“怎么?”颜素微微挑眉。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呀。”丛心憋了一口气说完,“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咱们一起上思修大课,你被老师抽起来做自我介绍,你的笑容很明亮,我至今都记得。你说:‘我叫颜素,来自天体物理系。’
“当时所有人都惊讶了,因为一个女生能学天体物理本来就很厉害了,更何况你还这么漂亮。”
这番话对颜素来说还挺受用,可是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她对这个丛心的好感早就在厕所门口那一战被败光了。
“我知道了。”颜素的回复就像皇帝在大臣洋洋洒洒写了上万字的奏折上批复了一个“阅”字一样风轻云淡。
“你什么态度呀?”白背心不服气地吼道,“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肆意践踏别人的真心吗?再说了,你的素颜……”
颜素被“素颜”两个字再次成功地激起了怒火,“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漂亮了?我什么时候践踏他真心了?我倒是想问问到底是谁在践踏谁啊?我做什么了?我不过就是被你丛心喜欢上了,就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倒霉,一会儿被叫做‘女鬼’,一会儿说看了你要对你负责。”
颜素很生气,说话的语气不禁重了点,丛心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像是呕吐前要发作,却又什么都没说。
最后丛心拉着白背心跟另一个室友失落地转身离去。
颜素一直靠在教室的墙上看着丛心拐角下了楼梯,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丛心也不过像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一旦撞了南墙马上回头那种。
就这样结束吧,挺好的。
颜素想。

【生活讨论区】蘑菇味桃子:再没有人像你

4
但水逆期间,事情不可能轻易如你愿的。
部门活动时,颜素正在看桌游部的部员交过来的活动计划,其中有一个关于举行全校桌球比赛的内容引起了她的注意,桌球虽然不属于桌游,但也算这几年中颇有新意的比赛了,她觉得这个计划不错,便召集所有成员开会,大家一致同意搞个桌球比赛,时间定在一个月后。
活动具体的操作由部员们去执行,奖品的赞助部分则交给颜素。
颜素想了想,一个Kindle电子书当做奖品应该还不错。她联系了学校门口卖自行车的专营店跟其他几个店,约好时间谈赞助的事情。
就在此时,一个部员提出一件事情,“部长,最近有个人疯狂地想加入我们部门。”
“谁?为什么?现在不是招新时间啊。”
“好像叫丛心,社会学院的,看上去柔柔弱弱,也不怎么爱讲话那种。”
又是丛心,颜素几乎都要翻白眼了。
“不要。”她一口回绝。
“可是……”
“可是什么?”颜素挑了挑眉毛。
“副部长看他实在是很真诚,就同意了。”部员为难地说。
“小C!”颜素怒不可遏地扭过身子去看小C,“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我一个立场的吗?”
小C摊摊手耸耸肩,十分无奈地说:“丛心私下里找过我,我觉得他非常真诚,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或许你们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颜素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可无奈对方是小C,她最好的朋友,只好勉强同意了。
下次部门活动丛心就屁颠屁颠地跑来参加了。
他来的时候正巧碰上A大桌游部与C大桌游部联谊,不少男生借此机会都会彼此之间“切磋”一下。
说是联谊活动,但大多数C大的男生都是冲着颜素来的,因此颜素在的那一张桌球桌上围得人特别多。
丛心刚进部门,什么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小C问过他,之前他并没怎么玩过桌球,所以杵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小C还是鼓励他,“你上去呀,你不上去怎么有机会?”
或许是受了小C的鼓励,丛心鼓起勇气挤到了中间,并且在有人空下杆子时,拿起了那根球杆。
颜素当时都愣住了,因为在场的怎么也算半个业余桌球玩家,她也知道丛心根本没有玩过桌球,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闹了笑话丢谁的人?
于是颜素警告丛心,“你别乱来。”
丛心拿着球杆,学着别人的样子,跃跃欲试,“相信我,颜素,我可以的。”
颜素翻了个白眼,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她等着看丛心出笑话。但在丛心拿起球杆击球的前一刻,颜素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她又劝了一次,“丛心,你可以去玩玩别的项目,都很好玩的。不一定要执着于桌球,桌球这个东西需要时间……”
颜素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尴尬的呲溜声。
球杆是出去了,16个球纹丝不动,而丛心整个人的上半身都趴到了桌球台上。
四周哄堂大笑。
即使是一个第一次摸球杆的女生,都不会出这么大的丑。
丛心的脸涨得通红,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朝颜素递来求救的眼神,颜素转个身就走开了。
自作自受。她心想。
最后还是小C把丛心从水火之中解救了出来。
社团活动结束,天色已晚,夜风吹起来有点凉,不知部员们是无意还是故意,走到最后只剩颜素跟丛心结伴而行。
因为白天的事情,颜素还在生丛心的气,打算一言不发地走回宿舍时,丛心叫住了她。
“颜素,我知道我很愚笨,也很怂,但是……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丛心小心翼翼地问。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太过真诚太过清澈。
也许是因为昏黄暧昧的灯光,也许是因为气氛,以至于颜素看得有些发呆,忘记了白天他出丑的样子,思绪竟然飘到:他睫毛这么长,上面可以停蝴蝶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好。”
颜素指着公告栏上关于桌球比赛的宣传,“如果你赢了,我就答应跟你约一次会。”
5
丛心消失了起码半个月。
准确地说是17天。
这17天当中,无论是教室、食堂、操场、南湖还是小卖部,凡事以前能够跟丛心偶遇的地方,颜素都没见到丛心的踪影。
甚至QQ、微信、微博,丛心也一次都没有更新过。
要不是白背心证明丛心每天都回宿舍,颜素都怀疑他被外星人抓走了。如果这样的话,颜素倒还觉得有点寂寞。
白背心神秘地跟颜素扎眼说:“我们宿舍这老幺啊,动情起来不得来了,虽然我们学社会学的男生看起来是文绉绉又怂又虚,但关键时刻推动社会发展的还是我们啊!”
颜素不懂他在说什么,回头问小C,小C翻译了一下,“大概就是丛心为了赢得桌球比赛,肯定去进行什么秘密训练了。”
“这样啊,你跟我们理科生要讲大白话,拐弯抹角打比喻的东西我听不懂。”颜素说。
17天后,丛心终于在思修课上出现了,课上到一半,他悄悄地挪到颜素背后的位置,“颜素,放学了我们来打一把?”
“行。”颜素想看看他特训的结果究竟是什么样。
放学后半小时。
雄赳赳气昂昂的丛心瞬间像打了霜的茄子,蔫儿了。
一场比赛下来,丛心完败于颜素。
看着丛心又怂又沮丧的样子,颜素忍不住偷笑,“你特训了半个来月就这个水平?”
丛心埋着头不说话,颜素的笑容跟着丛心低落的情绪一起慢慢消散,她突然担心起来。担心丛心下一秒抬起头来就要跟她说:“要不我还是算了吧?我不行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证明丛心跟其他追她的男生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其他人撞了南墙就走了,丛心还试图攀爬了一下南墙,只不过又摔了下来而已。
其实颜素觉得自己就像游戏中被困在南墙那边的一个公主,在等待自己勇敢的骑士来救援,只要有人不怕困难翻过那道布满荆棘的墙,就可以赢得美人归。
丛心,会是那个人吗?
“看来我还是不行啊……”丛心真的抬起头来,脸上写满失落,颜素很紧张,期待又害怕听到丛心说要放弃的话。
“时间不够了,要不你给我开小灶指导一下我吧?”没想到,丛心不但没有放弃,反倒越挫越勇。
颜素觉得有点欣慰。
她欣然答应了。
接下来13天,每天中午、下午、晚上,颜素对丛心特训三次。
一开始两人单独待在一起还觉得有点别扭,时间一长,颜素也不觉得别扭和尴尬了,该骂就骂该打就打,这时候才发现丛心耐心特别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总是笑嘻嘻的。流汗流泪浑然不知,有一种憨憨的可爱。
有时候颜素就靠在一旁看丛心练习,心中会偶尔油然生出一种“自己种的白菜长大了”的感觉。
临时抱佛脚对于丛心这种初学者来说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虽然颜素也知道丛心在这一个月无论多么努力都不可能比得上那些玩过好几年甚至十来年桌球的人。
但只要丛心肯为了她努力,就足够了。
正式比赛那天,202宿舍都来为丛心加油了,而小C更是组织了啦啦队,准备摇旗跟呐喊,所有人都在为了丛心的努力而努力。
比赛分三轮进行,第一轮淘汰赛,丛心顺利入围。
第二轮,丛心遇到一个跟他水平差不多的生手,两人焦灼了很久,最终险胜。颜素作为总裁判,需要监督整场比赛,不能一直待在旁边看丛心比赛,她心中也记挂,不时过来观战。最后丛心赢时,颜素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所有人都奇怪地看着她,颜素偷偷红了脸。
到了第三轮,丛心碰到了一个高手。玩了十多年桌球,水平甚至在颜素之上。<mark></mark>
一开始丛心被打得落花流水,毫无还击之力,所有人都在为对方鼓掌呐喊,气氛凝结,丛心额头上的汗不停地流。
虽然明知没有可能赢,但丛心还是在中途追回了几颗球,赢回了一些比分,没有输得太难看。
最后裁判宣布丛心输了的时候,丛心整个人像一直紧绷的弦一样,突然松开,跪倒在地。
颜素第一个冲上去抱住他,跟工作人员说:“他是出汗太多脱水了!快拿点葡萄糖来!”
喝了葡萄糖以后,丛心恢复了正常,但脸色还是惨白一片,他站起来感谢了颜素,甚至朝她鞠了一躬,“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让我知道除了高考以外还有如此值得我去努力的东西。如约,我输了,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丛心打算要走了,颜素紧张地站起来,轻声咳嗽说:“我的意思是,只要你赢了一场,都算数的。”
6
丛心开始跟颜素约会。
第一次约会流程是情侣们的标配,吃饭看电影。
两人一起去吃的火锅,并排行走的时候,丛心紧张地湿了手心。入座席间,服务员下菜时不小心溅起汤汁烫到了颜素的手,丛心第一时间站起来拉着颜素到洗手间的手龙头下冲冷水。
看到有人如此在意心疼自己,颜素觉得自己心里的那面南墙,似乎慢慢有了裂痕。
丛心这个人吧,其实长得挺帅的,专业是社会学,看了不少书,也算饱读诗书,只是不怎么爱表达,也没怎么接触过社会,所以显得有点怂怂的。
颜素体谅他这一点,所以在看电影时,主动握住了丛心的手。
“你刚刚洗了手吗?”两人十指相扣的那瞬间,颜素第一句话问的是这个。
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丛心还是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没……没有。”
颜素忍不住笑,“难道是紧张得出汗了?”
丛心连忙想抽回自己的手擦干净,却被颜素紧紧地握住了。
那天,两人的手再也没有分开过。
回去之后,丛心好几天没有联系颜素。
颜素以为自己被骗了,正想上门质问丛心呢,却收到了一封来自丛心的书信。
信上说,自从牵了颜素的手,丛心他感觉肩膀上瞬间多了一份甜蜜的责任,但他却不确定颜素肯不肯给他机会让他负这个责,他觉得如果用微信表白太不正式了,面对面他又已经表过白了,所以思前想后花了三天时间写了这封信。
算是正式地发出邀请:颜素小姐,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颜素看到这封信,又气又开心,脸笑成了花,小C踮起脚偷看到内容,“啧啧啧,当初还那么嫌弃人家呢。”
“事物是处于变化发展中的。”颜素扬起下巴说。
“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文绉绉的了?”
“跟丛心学的。”颜素骄傲地说。
晚上在食堂吃过饭,颜素把丛心叫到南湖,说:“既然一切从这里开始,那么我也在这里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吧。”
夜风习习,温柔地吹在颜素的脸上。
“好的呀,丛心先生。”
她说。
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不过颜素告诉丛心,先不要把他们俩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大家。
丛心问:“为什么?”
颜素说:“前段时间我才跟八卦王当众发过毒誓一定不会跟你扯上关系!不能马上就打脸吧,至少等他们记忆淡忘了一点点再说。”
“噗——”丛心忍不住笑了,“好吧,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在一起后不久就是国庆节,颜素带丛心去邻市的桌游俱乐部去玩了一圈,在那里丛心深深地迷恋上了狼人杀。
颜素发现,除了桌球,其实丛心在其他桌游上都挺有天赋的。
因为是文科生,又学的社会学,所以特别注重逻辑,正逻辑反逻辑伪逻辑,凭借这一套,丛心驰骋狼人杀战场。
假期结束,颜素跟丛心说:“我以后毕业了就打算开间桌游俱乐部。”
“好啊,”回程的高铁上,丛心把手搭在颜素的肩膀上,让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那时候你就当貌美如花的老板娘,我就当深藏不露的老板。”
7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一年就走到了尽头,颜素跟丛心在一起两个月时,迎来了新的一年。作为理工学院的门面,这种新年晚会主持人除了颜素就没有别人能担得起。
颜素个高盘顺条亮,脸又好看,化了妆穿了礼服往那台上一站,真真一女神。
由于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动,所以学校特别重视,反复彩排很多次。
丛心担心颜素穿礼服彩排受冷,就一直抱着她的外套跟保温杯在一旁偷偷等她,只要她一下到后台就给她递上保温杯,还给她准备了用不完的暖宝宝。
在旁边替他们打掩护的小C忍不住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大冬天的吃狗粮喝冷风就饱了!等你俩公布了一定得好好请我吃一顿!”
“没问题!”颜素跟丛心异口同声地说。
最后一次彩排时,丛心因为老师拖堂下课晚了,赶过去时,恰好碰到八卦王跟颜素在后台讲话。
八卦王问:“你是不是对丛心有意思啊?”
只见颜素摇了摇头,“没有。”
丛心心一沉,手中拿着暖宝宝转身出了后台,颜素跟八卦王的声音渐渐消弭在耳中。他开始思考,自己怎么这么傻?颜素说什么就信什么。
不公布的原因就是因为跟八卦王打了赌吗?
这个借口难道不是很拙劣吗?
但丛心很快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觉得一定是自己误会了颜素。于是他又折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为颜素递上保温杯跟暖宝宝。
新年晚会成功闭幕,工作人员都一起聚餐吃饭,丛心也在。
吃着吃着,气氛高涨,有人开始打趣,“都快大四了为什么颜素还没结束单身啊?难道是在等我们的小王子?”
小王子是这次新年晚会的男主持人,跟颜素搭档的。
两人被提到,小王子喝得有点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问颜素:“颜素,是这样吗?要是你喜欢我,你直说好啦,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的,因为……我也喜欢你呀。但你太高傲了,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漂亮是漂亮,但接近你的人肯定会被啄伤的。”
颜素尴尬地看了一眼丛心,连忙说:“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有人开始起哄,把他们俩推到一起,“别害羞啦颜素,男才女貌,何况小王子又有才又有貌!”
小王子可能真的喝得有点多了,脸凑得很近地去看颜素,“都说你素颜不好看,我看看呢?”
小王子越凑越近,嘴巴都要贴到颜素脸上了,颜素求救般地喊了一声:“丛心!”
丛心只是站了起来,看着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然后转身走了。
颜素用力推开了小王子。
但也没有去追丛心。
8
两人开始无限期冷战。
小C作为和事佬把他们拉在一起喝咖啡,一见面颜素就忍不住劈头盖脸对丛心一顿批评,“丛心你要不要那么怂?当时是有人在调戏你女朋友!我喊你你为什么不过来帮我还直接走了?”
丛心一开始不说话,任由颜素劈头盖脸骂。小C都看不下去了,劝道:“颜素你冷静点啊,听听丛心怎么说嘛。”
丛心抬起头,欲言又止,最后像是鼓起很大勇气才说:“你有告诉过别人你是我女朋友吗?我以什么资格来帮你?”
“我叫你名字你过来帮了我,这样大家不就知道了吗?”颜素觉得这丝毫不是理由,说到底还是因为丛心怂。
从颜素的角度看来,丛心不出手是因为他怂。
从丛心的角度看来,自己没有得到颜素的认可没有资格为她出头。
丛心捂住头,像针扎一样疼,他脑海中反复回想起八卦王跟颜素的对话。
“你是不是对丛心有意思啊?”
“没有。”
他没有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他不想拆穿颜素的谎言。
他只是觉得累。
“我累了,这个问题我们下次再讨论吧。”丛心起身离开了咖啡店,任小C怎么喊也喊不回来。
颜素在咖啡店坐着一动不动,先是胸口猛烈地起伏,像是气得不行,慢慢红了眼眶,最后在咖啡店崩溃大哭,“丛心你这个怂蛋!”
两人的关系就此进入冰点。
听说学校的新年晚会录下来送到省电视台被采用了一些片段,其中男女主持人吸引了电视台的高层,决定邀请他们主持更大型的节目。
不知道是为了赌气,还是真的因为工作的原因,丛心隔三差五就能看到颜素跟小王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那才真真是有才有貌。
那段时间丛心没事就坐在寝室里刷微博,A大官微每天都在转载关于颜素跟小王子郎才女貌的视频,丛心看得越多就越觉得从脚底凉到头顶。
对啊,他叫丛心,去掉一横就是大写的怂。
哪点配得起颜素了?
虽然最后两人什么都没有说,但也没有再联系,可能双方都默认分手了。
与颜素分开之后的时间更像是搭上了火箭,瞬间就只能看见冒着火星的尾巴。
毕业了。
毕业之后丛心就了无音讯,倒是颜素留在本地开了个桌游俱乐部,碰见过好几次白背心。每次想问丛心的下落时,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9
毕业第三年,大学同级同学聚会。
地点就在颜素的桌游俱乐部。
丛心走进那个名为“YS”的桌游俱乐部时,丛心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吧台上穿着小洋装风情万种的颜素。
她长发的样子比短发少了很多攻击性,更具有女人味了。
他走过去打招呼,说:“你好,好久不见。”
颜素大方地伸出手,说:“好久不见。”
在场有小C有八卦王还有小王子,当年那些或讨厌或亲密的人,经过三年的时间洗礼,都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丛心去洗手间,碰到了八卦王。
八卦王笑着看着镜子里的他,一边洗手一边说:“当年我问颜素,‘你是不是对丛心有意思啊’?她摇摇头,说‘没有’。我问那是什么?她说:‘我不是对他有意思,我是挺喜欢他的’。”
丛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张了张嘴想回应八卦王,却只是又埋下了头,洗了把脸。他走出洗手间,刚好碰到颜素。
颜素递给他一瓶可乐,问他最近在做什么。
没等丛心回答,白背心冲上来搭着他的背说:“这哥们投资了好几个狼人杀俱乐部当老板!现在忒有钱了!”
颜素愕然,没想到学社会学的丛心会走上狼人杀的道路。
正好在开饭前大家一起玩了几局狼人杀游戏。
没想到的是,丛心的狼人已经达到了四阶大神的水平,当狼的时候裸点四神,当好人的时候裸点四狼。
水平跟在场玩家都不在同一条线上,玩得没什么意思,丛心拿了好几把狼,最后一把快吃饭时他还是狼,轮到他发言他说:“我要说一些题外话。当年,我真的很喜欢颜素。还记得‘女鬼’的事情吗?其实我并没有吓到,我只是想以这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而已。
“我为了她努力学台球,甚至这些年,我每一天都在努力玩各种桌游,为的就是不会再被她看不起。我敢说,我的桌游能力强过了百分之九十的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努力,都是为了颜素。”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
“最后,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我是狼。我说的话都是假的,自爆。”
自爆点刀后,那局游戏就结束了,狼人获胜。
吃过饭,聚会结束,颜素在路旁送大家,丛心走过去,打趣地说:“你现在变得更漂亮了,肯定有不少像我这样的傻小子追你吧?”
颜素笑了笑,拉紧自己的披肩,“没有,再也没有人像你了。”
我心里的南墙已经重新筑起,不会再有人攀过了。
丛心说:“也没有人,会让我像我了。”
颜素说:“那你愿意再追我一次吗?”听到这句话,丛心瞬间红了脸,颜素仿佛又看到了以前那个怂怂的丛心。
10
后来,坐拥几家狼人杀俱乐部的老板娘颜素说:“知道为什么我的店叫YS吗?”
丛心说:“难道不是你名字的缩写?”
颜素摇了摇头,“不不不,是颜加怂的缩写。”
“怂是谁?”丛心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