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老婆怀孕剖腹产的经历:新手奶爸第一周

  • A+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从去年十二月份查出来爱人怀孕到上周宝宝剖出来,三十多周的时间在十三次产检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路过关斩将NT中唐大排畸,健健康康然后肚皮上一刀带到这个世界上。
还记得确认怀孕后第一周,突然不知所措,生活技能点没点的我不知道该如何照顾这个孕妇,心力交瘁在1024发贴随便说点感受被不少朋友批评矫情,现在回头看其实多大点事,生出来了才是更严厉的挑战啊。
小朋友是剖出来的,为什么呢。怀孕期间陪爱人一起看了《生门》这部纪录片,产妇生孩子的,挺有意思,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片子里面有两个怀孕的女医生,平时都是劝病人自己分娩,到了自己的时候最后疼到受不了拉过去剖,这给爱人留下了医生都是骗你顺,自己怕痛去剖的感觉,所以就坚定了剖的决心。既然她做了决定,我只能去找人啦,所幸认识不少医生朋友,顺顺利利的安排了剖腹产。我们住的双人病房,对面病人顺产的,撕裂比较严重,也一直痛得厉害,感觉不比剖腹产伤口好多少,而且阴道的环境比肚皮复杂多了,恢复肯定慢,我觉得剖腹产这个决定真是太正确了,目前也没有想要二胎的打算,过几年伤口长好了要第二个的话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

经历过生孩子的过程可能会让夫妻双方的感情更亲密吧,毕竟要一起把一个新生命抚养长大。手术前一天,我们两个人拍了很多照片,很多视频,大家谁也不说,虽然健康产妇剖腹产出事情的概率很小,但是羊水栓塞大出血麻醉意外等等意外情况也可能让她没办法健康的出来。我们只是抱着对方,亲吻对方,说着我爱你,度过了我在医院陪床的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的手术时间不确定,基本是等手术室通知过后五分钟下面来推车接产妇,原本预计下午才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便让爸妈岳父岳母先去吃饭,我在病房陪着。结果他们刚走半个小时,点完菜还没来得及吃,接病人了,被我一个电话又叫了回来。。。接病人的时候我陪爱人走到了手术室专用电梯,护工和我说这边我不能进,家属在三楼门口等,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撒腿就冲往三楼跑,我心想在三楼电梯口接到爱人送她进手术室的门。结果跑到三楼我发现接产妇的电梯出口已经是手术室里面了,我见不到她的。反应过来之后我拔腿再往六楼病房冲,希望她们还没等到电梯,我还能再亲她一下告诉她不要害怕我在等她,因为刚刚往下冲的时候我脑子抽了什么都没和她说,我害怕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们最后的分别竟然没有语言和身体的接触,那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事与愿违,我跑到六楼她们已经进电梯了,那一瞬间真的很失落无助,只能慢慢走到三楼家属等待区等着。其实最初我想找人让我进手术室陪着她看看手术的有机会亲自剪一下脐带的,洗手上台无菌观什么的应该没问题,不过这边医院管理比较严格,最终没能成行不然也不会有这段经历吧。

说说老婆怀孕剖腹产的经历:新手奶爸第一周
这边医院手术室相对比较人性化,外面有屏幕告诉你产妇状态,术前准备中,手术中,手术结束,大致让在外面的家属心里有数不至于太慌张。等到大概十二点零八分显示我爱人手术开始,十分钟左右喊我们从一个小窗口看下新生儿然后就送去新生儿科观察一会,一般2~6小时然后送回病房。第一眼看到这小孩我只想笑,好丑,脸上头上白白的胎脂,好狼狈的样子。。。小孩出来之前还让签了几次字,麻醉知情同意书,胎盘放弃确认书什么的,反正都是格式条款,直接签名就是了。小孩送走之后没多久屏幕上显示爱人的手术结束,观察一阵子就可以送回病房,这时我才安心下来劝爸妈他们先回病房等着,我等过了术后观察期通知家属回病房等产妇才回去了。

没多久产妇就回来了,这次我直接在手术室电梯门口等着,她一出来就看到我们一家人都在等她,应该挺开心的吧,我买了一束花,后来给护士让拿走了,防止新生儿过敏。。。写了这么多一直没说小孩性别,因为我早就看过了,是个小男孩,最终出来确定的时候我并不激动,反而有点失望。从我个人内心里面是更希望是个小姑娘的,结婚很久了也不想生小孩,只有两次看着别人爸爸带着女儿一起在外面觉得很温馨的瞬间有过要孩子的冲动,四个月左右B超做出来是男孩以后一直期待是不是看错了能翻盘。。。除了我之外我爸妈和岳父岳母还是很开心的,虽然他们嘴上讲男孩女孩都一样,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他们更希望是男孩,你们开心就好。。。

估计宝宝指标都挺好,没多久也送回来了。穿着之前准备好的小衣服,戴着帽子,手脚上都套个小环,这会还没名字的他被称为XXX之子,感觉像北欧神话里面,雷神索尔,奥丁之子这样霸气威武。医院有护工,175一天,帮忙照顾产妇和小孩,不过她们一个人管好几个床,不一定能及时来床边,但还是解决了很多问题。新手奶爸,真是什么都不会,换尿布,喂奶洗屁股,安抚小孩什么的,阿姨都会来帮忙,教一教,自己慢慢学一点,到第二个晚上才算上手了。
痛苦的初夜。第一天晚上我让爸妈回家岳父岳母酒店休息去了,一方面我不想他们夜里在医院折腾辛苦,另一方面我还是更相信自己能照顾好宝宝。白天阿姨教过了,宝宝哭无非就是拉了不舒服要换尿片或者饿了,新生儿的胎粪是黑色粘稠的,不臭但是很难洗干净,阿姨是单手抱到水池旁另一只手直接用湿巾接水洗干净,对我操作太困难,夜里试了几次不行之后才想起接水过来宝宝放在床上我给他洗,但是洗干净哄好之前他会一直哭,甚至哭到嗓子都嘶哑了,自己一方面是心疼小朋友,另一方面是烦躁,很崩溃。。。喂奶倒还好,剖腹产刚出来没奶水,直接泡奶粉,十几毫升拿硅胶小勺喂一会就吃完了,小孩子不傻,知道自己吃,哈哈。然后就是看他吐不吐羊水,吐不出来要帮忙拍,防止呛着。总之第一个晚上我没有躺下来,喊了阿姨几次,有一次阿姨可能比较忙来得晚,小朋友撕心裂肺的哭很久真的很崩溃,绝望。

第二天白天长辈们都来了,我就去酒店休息,下午睡醒过来找阿姨请教了下夜里出现的各种问题该怎么解决,再加上自己一个晚上的经验,我已经信心满满可以搞定他了。等空一点,突然发现爱人眼睛红了,让我扶她去卫生间,进去之后她就崩溃了,开始大哭,当时问她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就是想哭。我好慌,她之前一直有一点抑郁的症状,别产后抑郁症了,那就可怕了。我在厕所发消息让爸妈岳父岳母都先走了,我们出来聊了很久,慢慢开始了第二个晚上。聊下来大概几个因素吧,她剖腹产没通气,医生之前剖的时候说她肠道有点轻微胀气,要小心肠梗阻,她心里比较着急。再者刚开始只能吃流食,比较难吃也吃不饱,那一瞬间她出现了恍惚的症状,感觉我们说话她听不清楚,很虚弱很害怕。还有对面床涨奶请了个开奶师帮忙开奶,痛得不行一直惨叫,她也听着好害怕。。。当然还有最难处理的人际关系,倒不是和婆婆和我妈,是我丈母娘。丈母娘属于那种傲娇性格的小公主脾气,强势,喜欢用爱的名义裹挟你,软刀子让你拒绝她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爱人一直在这样环境下长大,想反抗又觉得不忍心,这也是她大学毕业之后坚决不回家工作的原因,距离产生美,清净。在爱人状态很不好的情况下,老一辈人总有很多奇怪的月子观念,我们都是拒绝的,但是丈母娘一直给她施压,总要达到自己的要求才罢休,白天我又不在,她被烦了一天,心情特别差,那么多因素共同作用,终于崩溃大哭了一场。

长辈们不是坏人,他们的出发点也是为了你好,但是他们的观念很多都是错的,在为了你好的道德高地上用爱的名义伤害了你。总有人要唱黑脸,那就让我来吧,我是那种比较不懂事,有话就直说不太顾忌别人感受的人,我不是不尊重你们,我只是希望她不受到伤害,在妻子和岳母之间我只能选一个我肯定选让妻子开心,她也理解我,我保证明天不会再有人提各种奇怪的要求。敞开心扉聊完了爱人也开心很多,晚上大概八点的时候,她和宝宝都睡着了,看着他们,真的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这个晚上宝宝也没怎么闹腾,下半夜还是睡了一会,相比前一天的心态爆炸,这晚已经是新手上路了。

天亮了,长辈们又来了,可能是熬夜之后人状态不是很好脑子不够用或者是岳母又用那种让人反感的语气上来就推卸所有责任,狡辩这样的感觉吧,我夜里梳理好的慢慢讲道理和颜悦色说出爱人的诉求没能成功,我直接拍手叫停了她的演讲,告诉她所有的事情都不要管,爱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不要提任何要求和意见,她要干嘛就干嘛,你们只要说好的我帮你去弄就好,当然态度有点差了,我妈在旁边唱红脸把我骂走然后和岳母聊了什么,估计打打招呼什么吧,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爱人不要再受到伤害,开开心心。

睡完觉下午回来,看看爱人,挺开心的,我觉得挺好,你开心就好。晚点医生查房写了小节通知明早出院,真效率。。。第三晚继续前一夜的节奏,刻意早早睡了第二天要开车,中间断断续续大概睡了四五个小时吧,还是挺累的,下午去火车站接月嫂的时候高架上同一个路口走错两次绕了两个大圈,尴尬。。。
剖腹产在医院一共住了四个晚上,一共刷了5000预缴金最后没用完还退了小几百块,大头是750一晚的病房费用,别的乱七八糟宫缩药和镇痛泵也是自费,总体费用还可以,不得不说一句医生的劳动力真廉价,剖宫产的手术费才1300,比红包少多了。。。说来也尴尬,我知道大多数医生不会因为红包这件事情而在治疗上对你有区别对待,但是送了红包自己心理上有个安慰,况且熟人介绍的,不发个红包也不太好,我还是送了红包,不过之前一直没机会单独遇到主刀医生,术后第二天才把红包送出去,在心理安慰这方面有点晚,没在手术前完成。。。

月嫂来了,终于安心睡了一个晚上,听不到小孩子哭,一觉睡到天亮。。。不管了我要做几天甩手掌柜,等月嫂到20天的时候突击学习带娃技能吧,爱人状态也都挺好,奶水也有了,宝宝慢慢开始恢复体重,刚刚洗完澡称重比昨天长了50克,明天再去医院测黄疸,路很长,任务很重,加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