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当年大学年少时:213宿舍-团战

  • A+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侠士,只要是侠士,就一定会抓住任何机会出人头地

————艾薇资讯

宿舍里暂时的安静了一会,王伟跟刘鑫走了。他俩回家取行李,本地的就是方便,开学了也不着急。先来看看宿舍,在回家搬东西也赶趟。我跟付伟在寝室里面坐着,有一搭无一搭的聊了起来。他家是锦州的,他的口音带着地道的锦州味,我一直觉得锦州口音必须要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说才好听,年轻人说有点浮躁。老付唏嘘的胡茬,略带皱纹的脸庞,写满了沧桑,在配上一口地道的锦州话,给人一种踏实,安稳的感觉,就算是说谎,都特别的真实。

他家是农村的,家里几辈务农,他能上大学 ,用他的话说,是祖坟冒青烟了,他平时在家还干农活,在学习,考上大学不容易。他能来上学,是家里卖了十几头猪凑的钱来的。老付爱开玩笑,而且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那个笑点颇具杀伤力,有的时候,你不知道谈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但是你跟他在一起,能笑到抽筋,腮帮子发酸的感觉。

我俩正聊着呢,被饿狼带走的那俩倒霉蛋回来了。耷拉着脑袋,后面还跟着不久才出去的送学长辈们在后面。原来带他俩走的是教务处主任,姓崔,因为人狠,脸黑,平时晚上值夜班手里经常带一根镐把防身,江湖人送绰号镐把崔。我们学校地处闹市,本地的一些小流氓经常上我们学校来收钱,或者撩扯我们学校的女生,镐把崔的镐把曾经大杀四方,所以实至名归,并非浪得虚名。

王伟跟张小刚被逮到以后,带到了教务处,镐把崔虽然人黑,但是心不黑,因为是新生,并没有特意为难他们俩,只是用言语简单的教育了一下。教育他俩的时候正好开着门,张晓刚他妈认识学校的一个领导,临走的时候去拜访了一下,走到了教务门口处恰好看到了。解救了他俩,他妈也是场面人,当场让跟一起来的亲戚下楼去买了两条红塔山拿了上来,放在了镐把崔的办公桌上,镐把崔推来推去没推过张小刚他妈,于是就收下了。就这两条烟,成了张小刚的护身符,在未来的三年校园生活,屡次奏效,每当张小刚犯事的时候,红塔山就一定会像五指山压孙猴子一样,把老崔镇住。

他俩从老崔办公室回来,张小刚他妈再次送了回来,路上也是叮嘱一下,让他俩小心点,老实点,不能犯错,别惹祸。到了宿舍一会,张小刚家的亲戚们一起走了。我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操场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多数都是新生,老生都是赶过来帮忙的,那些没事的老生们都在教室里呢。张小刚在跟王伟互吹他俩刚才的历史,当然都是一些潜台词,当时他俩的内心活动,我不太信他们能真的干的出来。

去拿东西的另一个王伟跟刘鑫回来了,他俩的东西实在简单的很,连洗漱用具都没带,就是一套行李,他俩把东西往上铺一扔,也没有铺开。下铺的王伟跟张小刚看着他俩,因为没有见过,他们之间等着互相介绍的机会。老付还是见多识广,指着上铺王伟对下铺王伟说,你俩同名同姓。下铺王伟眼睛睁大了说:“真的啊。我操。”刚把东西扔上去的王伟很江湖的伸出手来跟下铺王伟握了握手,老付又指着张小刚说:“这是张小刚。”指着刘鑫也同样的介绍了一下。几个 人像是大人一样,握了握手,这个宿舍的人就全了。

论资排辈以后,上铺王伟比下铺王伟小了几个月,这样下铺王伟就是大王伟,上铺的就是小王伟了。老付是当仁不让的老大,他比我们这几个大了两岁多,然后是大王伟,小王伟,我,张小刚,刘鑫。有了排行榜,就有了互相称呼的基础,有了称呼,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一下子缩短了很多。大家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互相问候着,说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高中时候的女同学,暑假几个月的游玩经历,大王伟烟瘾很大,一盒红塔山在互相高汤阔论中发了几圈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张小刚翘着脚,把柜子上面的袋子拿下来,里面一条没有拆封的红塔山,他大方的给每个人拿了一盒,老付摆了摆手,示意他不需要,但是张小刚没管他的示意,扔了过去,老付接了过来。放到了枕头底下。剩下的几个人都没客气的收下了。气氛更加热烈了,寝室里面的烟雾环绕,大王伟跟张小刚似乎忘记了刚才的教务处一游。

正在大家沉浸在这热烈的见面会中的时候,宿舍门被一把推开了。屋子里面的六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吓得一愣。推开门的是一个精壮的小个子,留着跟身高很不相称的长头发,已经快到肩膀了,后面是一个比他个子高不少的小子,手里拿个盆,盆里面放了不少的零钱还有两张绿票票五十的。在高个子后面还有两个小子,手里拿个两根棍子。精壮小子推开了门以后,被宿舍里面充足的烟雾呛的咳嗽起来,大声的咳嗽缓过来以后:“你们他妈也太能抽了,这他妈得就快着火了。”这里面最震惊的是大王伟跟张小刚,他俩是有过经历的人,高谈阔论让他俩忘记了经历,推开门的精壮小子帮助他俩回忆了起来。+

追忆当年大学年少时:213宿舍-团战

俩人一起站了起来,精壮小子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伸手从后面的小子手里把棍子拿了过来。用棍子指着大王伟,“坐下,小B崽子。”大王伟还没缓过来,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没有预料到在学校里面会有这种明火执仗的要钱行为。大家还以为是学校的某个管事人员,在行使自己的某种权利。老付在宿舍的最里面床头处站着,烟雾环绕下,精壮小子没看清楚他的相貌。等他走过来的时候,精壮小子可能没想到在烟雾里面还有一位貌似家长的存在。他指着大王伟的棍子还没有放下,就被老付一把拽住抢了过来。事情很突然,大家也没有预料到事情突然起了变化。等老付把手里的棍子敲在精壮小子的头上的时候,我们意识到,这不是学校的管事的,这他妈是社会二溜子抢钱来了。

精壮小子没有防备的被抢了棍子,还被敲了头。他哎呀一声。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数的兵法常识。这一声哎呀,代表了失败,代表了认输。后面跟着的小兵还没等老大发信号,已经开始向后逃窜了。跟在精壮小子后面的大个子没跑,他连动都没动,他只是喏喏的说着:“叔叔,不关我事。我是来看热闹的。”精壮小子被敲了一棍子,他没想到在烟雾里面藏了一个家长,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家长这么不客气,抢他的棍子,还打了他的头。他被吓住了。但也只是吓住了一会的功夫,他缓过神来,推开挡住他的高个子,撒腿就跑,高个子紧跟着他也跑了出去了。手里的盆子被扔到了地上,发出了咣当一声响。

可能是这一声响,把大家的想法集中了起来,我们几个意识到这是抢钱来了。大王伟的意识跟动作高度统一。精壮小子跑出去不远,他就已经追了出去。后面跟着张小刚,老付手里拎着根棍子,也追了出去。我跟刘鑫还有小王伟在后面紧随着。慌不择路的大个子往楼上跑去,大王伟追楼上去了,张小刚跟着他。老付有经验,擒贼先擒王,紧紧地跟着精壮小子,这小子知道不能往楼上跑,楼上跑不了,没路。他直接翻过楼梯扶手,奔着楼门方向就窜出去了。快到楼门口的时候,正好镐把崔叼着刚刚张晓刚他妈给的红塔山,吧嗒着嘴,品着这在当时并不便宜的香烟。被突如其来的精壮小子撞了满怀,烟头正好撞在了精壮小子的脸上,一股子烧烤味直冲鼻腔。

追忆当年大学年少时:213宿舍-团战

镐把崔还没把事情弄明白,精壮小子把他推了出去,刚进门的镐把崔又被从门里推出了门外。精壮小子从门边夺路而逃。后面的老付喊着,“抓住他,抢钱的。”镐把崔反应过来了,稳住了身体,跟着追了出去。

往楼上跑的大个子到了四楼就跑不了了,被大王伟跟张小刚堵在四楼的尽头,四楼是老生的寝室,都还在上课,没有一个开门的。他无路可逃了,大王伟跟张小刚扑了上去,薅住头发,大脚开踢,衣服袖子也拽下来了,鼻梁骨踢塌了,满脸是血,躺在地下一动不动的装死。大王伟跟张小刚打累了,休息了一会,张小刚上去补了两脚,大个子还是一动不动。

“我操,死了。”张小刚惊讶的说。

“不能吧,这逼这么不抗揍。艹”大王伟担心的说了句。他伸手放到大个子鼻子底下,电视里面都是这样做的,验证一个人是死是活。没感觉啊,其实是他自己打人的时候,下手没轻重,把自己的手打麻了。

大王伟有点担心,“咱俩先下去吧,看看他们,一会再上来。”张小刚也很担心,想尽快离开犯罪现场。俩人一前一后的下楼了,来到了寝室,没人。他俩下楼了。

这个时候操场上的追逐战已经告一段落,以我方胜利而告终,被追的换不择路的精壮小子跑到了死胡同,翻墙的时候,被镐把崔一把从墙上拽了下来,顺手捡了半拉砖头,一板砖拍脑袋上了,直接拍晕,哗哗淌血。镐把崔从腰里拽出来一个手铐,给他铐地上了。这时候几个在操场上溜达的高年级老生追了过来,人多不怕乱子大,这个抽空上去踢几脚,那个上去怼两下。精壮小子这阴揍挨得不少。几个人把精壮小子拉起来,给带到医务室包了包,送到了学校保卫科去了。

镐把崔简单的问了问,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事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时常遇到,一点不稀奇,但是每年都是新生乖乖被抢,这次有点意外,新生把校外来的混混打个落花流水,还是第一次遇到。当他知道老付是第一个动手的时候,颇感意外,当然这个时候,他也知道了,老付只是一个面相成熟的新生。不管怎么说,这事情都值得大肆的宣扬一番,美中不足的是,被大王伟跟张小刚撂倒的大个子,装死成功,在他俩下楼后,自己从二楼的水房逃走了。留下了一路的血迹,好像是杀人现场一样。

一战成名,213宿舍,从老生到新生的口耳相传中,一下子名震整个校园,那场事件的经过,被传得神乎其神,什么老付会武功啊,大王伟心狠手黑啊这些传说,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流传。事情以后,学校为此开了个学生大会,会上镐把崔高度赞扬了213宿舍不畏强暴,面对社会流氓,勇于出手,追回了被抢金额达到200余元,全部返回被抢新生手里。学校给整个213宿舍发了一个大奖状,奖励了五十块钱,老付作为第一带头人,额外奖励五十,当仁不让的成为213舍长。我们大家都同意,实至名归!

艾薇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