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找电子书看吧,美剧权力的游戏剧情发展人物结局和小说相差太大

  • A+

和原著小说冰与火之歌相比,美剧权力的游戏中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在平民被杀的时候像贵族被杀了一样去公正审判的,只有艾德·史塔克和贝里·唐德利恩两人。

 

在发生战争的时候,肯为老百姓提供保护的,只有艾德慕·徒利和威曼·曼德勒两人。

 

在制订作战计划的时候,考虑到不能伤害无辜的,只有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戴佛斯·席渥斯两人。

 

提利昂算是很关心老百姓死活的了,照样让山地氏族劫掠谷地。詹姆第一次打奔流城的时候,不像泰温那么残暴,但是对手下人杀掠河间地一事也是纵容的。

 

罗柏自己虽然没有下令烧杀抢掠,但对北军的军纪也未曾约束。梅姬·莫尔蒙、大琼恩·安柏也在西境打劫,抢的金矿可能纯粹是兰尼斯特的财产,但是北军还抢了上万的牲畜,不可能都是属于泰温的。罗柏原本制订的作战计划就是在西境和泰温作战,不消耗河间地的资源,而消耗西境的资源。很显然西境百姓是不可能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北军要吃饭还得靠抢。

 

艾德慕手下的很多河间诸侯虽然关心自家老百姓的死活,但是在格雷果·克里冈到他们的领地烧杀抢掠之后,也想屠杀西境的居民来报复,艾德慕自己也同意了。

 

这些已经是七大王国的领主中道德水平比较高的了,泰温、巴隆、卢斯之流更不必提。

 

但是这些关心老百姓的人的结果呢?

 

艾德为了还老百姓一个公道,派出了一百二十个战士去制裁魔山,导致自己几乎变成了光杆司令,结果大家都知道。

 

艾德慕分散兵力去保护村庄,因此被詹姆击败活捉。

 

史坦尼斯拒绝劫掠蟹岛,也就没钱付给海盗,最终失去了萨拉多·桑恩的支持。在北境他也不肯抢劫,结果军队没有饭吃,困在暴风雪中捉鱼维生,很多部下冻死饿死。

 

可是如果你以为这部作品讲的就是利益至上、不择手段才能得胜利、迂腐的善人没有好下场,那就大错特错了。

 

“离开君临时,我们属于临冬城,属于戴瑞城,属于黑港城,属于马勒里家族和威尔德家族。我们中有骑士、有侍从、有士兵、有贵族和平民,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前进。一百二十名壮士结伴出发,去让你哥哥接受国王的审判。一百二十个勇敢正直的好汉,可惜首领却是个穿星纹披风的笨蛋。我们的伙伴中如今已有八十多人死去,但更多人接过了他们的武器,继承了他们的遗志。大家同心协力,并肩战斗,为了劳勃,为了国家。国王人虽死了,但我们仍是他的人,尽管遭到你那屠夫哥哥和他手下的刽子手袭击时,我们在戏子滩丢失了王家旗帜。劳勃已遭谋害,但他的国家仍旧存在,我们守护着她。”

 

“熊岛不知有别的国王,只知道北境之王;王家姓史塔克。”

 

“我懂得誓言。席奥默大人,告诉他们!征服者到来之前一千年,我们在狼穴,在新神和旧神面前,立下了一个誓言。当我们被悲惨地围攻的时候,当我们举目无亲的时候,当我们被赶出家园,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是史塔克家接纳了我们,支持了我们,保护了我们不受敌人侵扰。这座城市,就是在他们赐给我们的土地上建起的。为了报答他们,我们发誓永远忠于他们。忠于史塔克家族!”

 

“敌人和错误的朋友包围了我,戴佛斯伯爵。他们像蟑螂一样侵扰我的城市,夜里我总是觉得他们在我身上爬来爬去。我的儿子文德尔,作为一个宾客去了孪河城。他吃了瓦德侯爵的面包和盐,把他的剑挂在墙上,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大快朵颐。然后他们谋杀了他。谋杀,我是说,希望那些佛雷们都被他们自己的谎言噎死。我和杰瑞一起喝酒,和赛蒙开玩笑,向雷加保证他能和我挚爱的小孙女牵手联姻……但是别认为这说明我忘记了过去。北境永不遗忘,戴佛斯伯爵。北境永不遗忘,而这小丑的游戏就要结束了。我的儿子终于回来了。”

 

“卢斯·波顿拥有艾德大人的女儿。要想挫败他,白港必须拥有奈德的儿子和冰原狼。如果恐怖堡想要否定他的话,狼可以证明我们所说的孩子的身份。这就是我的价码,戴佛斯大人。把我的领主走私回来,我就承认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我的国王。”

 

“冬天几乎已经来了,小子。冬天就意味着死亡。我宁愿我的人为了营救奈德的小女儿而死,也不愿意他们死于冰雪中的孤独和饥饿,连哭出的泪水都冻结在他们双颊上。没有人会歌颂那样死去的人。至于我,我已经老了。这就会是我最后一个冬天。让我以波顿的鲜血沐浴。当我的斧子深深敲开波顿的头颅的时候,我想要感受到他的鲜血滑过我的脸。我想用双唇品尝他的鲜血,然后带着舌头上的味道而死。”

 

当史坦尼斯告诉北方人,他要去临冬城救出艾德·史塔克的女儿,山地氏族的三千战士随他南下,莫尔斯·安柏带着最后的几百老弱病残离开了最后壁炉城,莫尔蒙、葛洛佛也加入了史坦尼斯的队伍。他们根本不在乎史坦尼斯能不能赢,能在一个尊重自己的国王的率领下为史塔克而死就已经比在波顿治下苟且偷生强出万倍了。

 

对比一下北境和谷地的山地氏族就能看出来。艾德和史坦尼斯对待山地氏族的方式是亲自去拜访他们,吃他们的面包和盐,喝他们的啤酒,听他们的风笛,称赞他们的女儿漂亮、儿子勇敢。虽然史坦尼斯不是真心的,但是他好歹按照琼恩·雪诺的正确建议去做了,既没带红袍女,也没烧鱼梁木。所以里德尔家保护布兰逃离了波顿的追捕;所以史坦尼斯请求(不是命令)他们为艾德而战的时候,山地人义无反顾。而谷地领主从来都把山地人当成需要消灭的害虫,从来没想过给他们尊重,所以提利昂三两句话就把山地氏族拉到了自己这边,成为谷地的心腹大患。

 

艾德、史坦尼斯、艾德慕,他们知道把地位比自己低的人当成人来看,即便是蠢笨如阿多,鲁温学士也反复强调,阿多是一个人,绝不能殴打侮辱。临冬城的餐桌上有马房总管和奶妈的座位。艾德慕在自己的子民来避难的时候,不管粮食够不够吃都坚持打开城门接纳他们。瑞卡德·卡史塔克犯下谋杀罪行的时候,罗柏、凯特琳和其他所有人都只盯着威廉·兰尼斯特和提奥·佛雷的死,只有艾德慕记得被杀的那两个狱卒埃伍德和德普也是活生生的人。

 

《权力的游戏》最细思极恐的地方大概就是把这些《冰与火之歌》中最美好的部分抹去了。

 

竭尽全力保护河间地百姓的艾德慕,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从谏如流的史坦尼斯,变成了一个傲慢自大的昏君。

 

全维斯特洛最伟大的骑士贝里·唐德利恩,变成了会出卖自己兄弟的奴隶贩子。

 

顺便一提,铁金库变成奴隶贩子这一点也不能忍。布拉佛斯是逃奴的子孙建立的城市,是全世界反对奴隶制最坚决的地方,铁金库为了钱可以和任何人合作,但是唯独绝不会与奴隶主妥协。

 

罗贝特·葛洛佛会把艾德的女儿和儿子赶出家门?

 

威曼·曼德勒和克雷·赛文会在史塔克和波顿的最终决战爆发时当缩头乌龟?

 

哈利昂·卡史塔克和小琼恩·安柏会背叛史塔克?

 

霍兰·黎德会对琼恩、珊莎和瑞肯见死不救?

 

全是一派胡言!

 

艾德的荣誉、正直、公平、仁慈绝不是没有意义的,他在北境树立了一座坚不可摧的精神丰碑,他就是旧神在俗世的化身。他就和心树一样,倾听北方人的声音,保护自己的子民。哪怕他的头挂在了红堡的城墙上,哪怕史塔克家已经灭亡,北方人依然会举起长剑和战斧,敲打着盾牌,高喊他的名字。艾德对道德与荣誉古板执拗的坚持毁灭了自己肉体的生命,但是让自己精神的生命获得了永生。但凡长了脑子的人都知道,不以艾德为号召就无法统治北境,就连佛雷都得说波顿的合法性是靠拉姆斯娶了艾德的女儿。

 

结果剧里狂黑北境诸侯,把艾德的丰功伟绩黑成了笑柄。

 

君临的民众对艾德和提利昂的态度的确不公平,但为什么临冬城和白港,凯岩城和兰尼斯港的百姓不会这样呢?无非是因为北境和西境的人了解艾德和提利昂,而君临人对他们一无所知而已。好人不一定会有好报,恶人也不一定会有恶报,但是也同样更加没有暴君必定战胜仁君的道理。草民的力量的确很微不足道,但是如果君主眼中永远只有地图而没有地图上的人,他们迟早会以自己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记住艾德的话吧:“地图不是土地。”每一个活生生的人聚合起来,才是七大王国。

还是找电子书看吧,美剧权力的游戏剧情发展人物结局和小说相差太大

————————————————————

 

琼恩和珊莎被罗贝特·葛洛佛赶出了深林堡之后,我本来以为,他们在熊岛会见到梅姬·莫尔蒙和盖伯特·葛洛佛,他们会带来罗柏将琼恩合法化为琼恩·史塔克,并立他为自己继承人的遗嘱,还有霍兰·黎德的信。盖伯特会对琼恩和珊莎说明原委,深林堡有波顿的人监视,罗贝特不得不装出敌视史塔克的样子。

 

然而并没有。

 

直到瑞肯被射死之前,我都以为小琼恩·安柏会突然倒戈背刺波顿,整场战争都是他和威曼·曼德勒策划好的阴谋。卡史塔克是真叛变我多少想到了,因为原著有阿尔夫·卡史塔克倒向了波顿,所以挪到哈利昂·卡史塔克身上还不算奇怪。万万没想到死在血色婚礼的小琼恩会在剧里连个说得过去的动机都没有就被黑成了叛徒。

 

我想到了谷地军队会来增援,但我以为会是威曼·曼德勒和霍兰·黎德从南北两面夹偷袭,全灭了卡林湾的波顿军,放谷地军队进入北境,曼德勒家假装向临冬城输送食物,一路收拾掉波顿家的哨卡,向临冬城送假消息,以确保谷地军队能够隐蔽地接近临冬城。然而我错了,小指头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过了卡林湾,不靠任何北境盟友就悄无声息地到了临冬城,简直让我以为串到了哈利·波特的片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