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已烂尾,编剧太沙雕结局不再重要(心疼龙妈)

  • A+

恭喜两个傻逼编剧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四集一个小时之内的时间崩坏了马丁花了二十年塑造的所有角色,你说他俩能力不行吧,还真的面面俱到每个角色都踩一脚,真的一个都不剩了,不是傻了吧唧就是装逼,个个都看得烦。

这俩人真的是小人行大运,一点天资都没有就捡了冰火这块大肉,最后三季各种自作聪明瞎几把编,看采访还觉得自己牛逼轰轰的,人家高鹗后四十回就算没延续红楼的内核,也算是尽心尽力对得起自己作家的身份,这俩人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为了展示自己并非庸才最后两季就使劲作,还以为自己编的巧夺天工,可谓小人得势大抵如此,跳梁小丑都不见跳的这么忘我的。

本来以为提利昂会智商回升(提利昂的智商现状就是俩编剧的智商极限),帮龙妈扳回一局,结果居然开始刷嘴遁想用爱感化瑟曦,把龙妈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什么不能杀平民,君临这么大你让龙妈只烧红堡不行么,龙妈去北境顺路把红堡烧了都不会这么累。

还有瓦里斯,这是个啥玩意,口口声声为国为民,加入龙妈阵营到现在啥实事没干,龙妈刚救了七国的屁股,你又拿不出什么建设性建议就开始策反了。龙妈怎么就不适合称王了,囧雪这优柔寡断一天到晚憋着个便秘脸的何书桓才没资格好么。

 

关于龙妈和雪诺的秘密泄露这事,基本可以上维斯特洛八卦周刊了,当年维斯特洛第一八卦王八卦斯坦都没这么八卦,这个情节基本连带着毁了一群人的人设。

比如这个囧,龙马低声下气给你讲好话让你先别说,就差跪着给你OX了,你却觉得自己非得告诉你俩妹妹,既然你不想称王,你告诉她们的必要性到底在哪?先不说谁称王,正是要统一战线打瑟曦的时候,你把这扰乱军心的事捅出去图个啥?

三傻你的动机我也不明白,转头背誓就算了。雪诺有没有跟你说龙妈知不知道这回事呢?你口口声声说你不信龙妈,你转头把这事告诉龙妈的亲信,你不怕龙妈在战场上给你哥一口龙息?

小恶魔就更牛逼了,瓦里斯这靠情报为生的玩意你还不清楚,把这么大的信息交给这么大个不稳定因素,算了我没力气继续吐槽他智商了。

 

马王死的时候我都没像现在这么心疼龙妈,身边一堆猪队友,这种队友就算一个都不要全靠自己和三条龙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惨。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只有达里奥和灰虫子还活着了,只求达里奥快来接龙妈回奴隶湾,龙妈一开始就不该趟这趟浑水,一样的救世主角色,人家奴隶湾抱着龙妈喊亲娘,到北境这特么就摊上了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七国就是个从文化到人性全线腐烂的烂地方,救这群乌合之众干啥,还不如让夜王南下全抹干净了。

我不是不接受龙妈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事实上这个结局也是有可能的,我也能感受到编剧往这方面靠的努力,可是你这过程敢再智障一点么,之前放飞自我魔龙狂舞,现在这马还勒得住?你把龙妈整成这样好歹来点势均力敌的对手,一个光杆子王后加一个半路出来的二流子野鸡船长(攸伦这角色找的演员都是个群演货)把积攒了八年的核弹级实力的龙妈打成这样,几乎是史诗级笑话了。

我本来两年前就跟自己和解了,看的时候一直跟自己说“孩子现在剧不比书,看得爽就行了,别带智商看别跟自己过不去,”可我现在完全找不到爽点,上一集的大战都看得索然无味,这一集基本就是在自虐。最后两集我都准备带着完成任务的心态看了,追完我就回去创伤应激把这剧彻底从我脑海格式化安心等书,我是失了智才跳的这坑,追了八年你就给我吃这么一大盘屎,火影我追那么久虽然烂尾好歹让我爽了,你第八季是个啥玩意,真的看得闹心,我真的对不起我这八年被我拉着跟我一起跳坑的亲戚朋友,太丢人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已烂尾,编剧太沙雕结局不再重要(心疼龙妈)

D&D这二位编剧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对人物的理解极其肤浅。就举两个例子吧。

1 Varys 是一个阴恻恻的太监,但!是!他同时也是丹妮在七国消息最最灵通的情报(!!)部长。在丹妮的海军南下途中,以下对话应当发生:

========

Varys: 我的女王,我在君临城的眼线渡鸦来报,Euron Greyjoy 驻扎在黑水湾的海军近日不见踪影,恐怕是要设下埋伏对我军不利。

丹妮:好。那下令从今日起,各大军舰出航之前,由精英水手划驶小船在前方开路,一旦发现攸伦舰队踪迹,速速回报。军委会重要成员挪到被其他舰艇包围保护好的大船里,随时准备躲进船舱。

(攸伦在蟹湾候丹妮久而不至,某天晚上心灰意冷正欲返航,龙火从天而降)

===或者===

Varys:我的女王,我在暮谷镇的探子来报,近月来君临城大量进口工匠和铸铁,结合上次在玫瑰大道的时候 Drogon 被偷袭的情况来看,恐怕色后又制造了不少铁蝎子号屠龙弩,女王陛下一定要当心您的两个宝贝儿子。

丹妮:原来如此。从今日起,Drogon 和 Rhaegal 白天都随我在岸边隐匿/在云上潜伏,晚上再出来狩猎和巡逻。

(攸伦在蟹湾看到了丹妮舰队的旗帜,但是始终没有看到龙在哪里,因而不敢轻举妄动。到了夜晚,龙火从天而降)

========

以上的两个场景都是我的YY,但是意思是一样的。Varys 作为丹妮莉丝风暴降生龙母碎镣者七国正统女王的情报大臣,屁情报都没有收到过,每天沉迷于装出一副故作深沉的样子跟小恶魔打嘴炮,那这个人物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2 小恶魔是一个身材矮小脸上有刀疤的酒鬼,但他也是饱读诗书勤学善问的女王之手。在丹妮制定王位争夺战方案的会议上,以下对话应当发生:

========

小恶魔:我的女王,望你三思。假如您真的要去火烧红城堡,成千上万的您本来要解救的平民将会变成色后的陪葬。

丹妮: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打仗就要流血牺牲。

小恶魔:我有这样一计,不知是否行得通。女王您和囧雪二人缠缠绵绵一起骑龙率先走野路南下,白天在国王森林隐匿,到了晚上,你们一起骑龙把我这一万张传单纷纷洒在君临城各个角落,让平民能够看到。传单上历数色后十大罪行,揭发她以平民为质的阴谋,劝他们不要做色后贪恋权欲的陪葬品。另外,打死色后者赏一万金,封角岭;生擒色后者赏十万金,封奔流城。

丹妮:你小子终于说了一次人话。

(色后被涌进红堡的暴民乱石砸死)

===或者===

小恶魔:我的女王,望你三思。假如您真的要去火烧红城堡,成千上万的您本来要解救的平民将会变成色后的陪葬。

丹妮: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打仗就要流血牺牲。

小恶魔:我有这样一计,可以让陛下不战而屈人之兵。色后治下的君临,礼崩乐坏,民不聊生,民心向背其实不言而喻。色后之所以现在还有底气和陛下叫板,所依凭的不过二者耳:黄金团的雇佣兵,以及攸伦的海军。但在我看来,前者不过谋财,后者不过谋色,不足挂齿。我建议,派遣达沃斯爵士和我,由 Rhaegal 护航,前去与黄金团首领谈判。瑟曦若死,Jaime挂上白袍,我就是凯岩城的合法继承人,我可以许以金牙城周边金矿的股份。凭借达沃斯爵士和铁银行打交道的经验,辅以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二龙仔的助威,我相信能劝服黄金团。另一边,攸伦恐怕不知道色后已经怀上了 Jaime 的孩子,他如果知道了难道还会想与之结亲?我们可以把这消息在君临坊间传播开来,等传到攸伦耳朵里,两人嫌隙便不可愈合。等到这时候,我们再用渡鸦传书给攸伦,许以重金高爵,甚至陛下可以在信中暗示以身相许,即使他不完全背叛瑟曦,恐怕也不会出尽全力。两大强援分崩瓦解,色后所剩的无非几个白袍子和一个活死人,到时候是斩首还是喂龙任由陛下处置。

丹妮:善。

========

3 以上的对话当然都是我YY出来的,但是对比一下实际发生的:

========

(被偷袭前,在船上)

小恶魔:这酒还行,喝了不晕船。对了你听说了没,囧雪其实是伊耿塔格利安。

Varys:卧槽这也行?(hmm)其实囧雪,啊不对,伊耿确实比丹妮要更适合统治七国。

小恶魔:可是他不想要王位啊。对了这事囧雪让三傻保密,三傻让我保密,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啊。

Varys:呵呵,你的秘密说给我了那就是 Public Information 了。他不想?哼,到时候黄袍加身。。。啊呀呀,船被打了!

========

(被偷袭后,在龙石岛的宫殿里)

小恶魔:完蛋了,丹妮肯定要屠城了。

Varys:那我们干脆让囧雪,哦不伊耿大人来当国王得了。

小恶魔:那可不行,这是谋逆!

Varys:你敢说你没想过?

小恶魔:YY无罪,哪能真的干。

...(片汤话十分钟)...

========

我们可以看到,Varys和小恶魔两个内阁重臣,一个是情报部长应当先知先觉,另一个是辅王宰相应当出谋划策,但在剧里,他们做的事情只有在平安无事的时候喝酒,在受到重挫的时候立刻密谋推翻给了他们人生第二次机会的恩主。他们这样的表现,让剧集从第一季以来多年的铺垫全都化为无用功;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编剧在写下这些剧情的时候,并没有从这些鲜活多面的人物的角度出发,而是事先想好了“我需要在这一集达到什么样的剧情”,然后把这些设定里有着深厚智慧和多样动机的人物当成一个个NPC来摆弄。

冰与火之歌系列最大的特点,就是人物不是棋子,每个人都有自己复杂的动机值得探究。他们的经历造就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能力。而自从权力的游戏剧集超过了原著的进度后,大多数人物的动机都被牺牲了,一切为剧情服务,一切为剧情的滚滚车轮让道。

编剧事先定好了一个终点,然后在当中设置好了几个里程碑,接下来就是为剧情发展到各个里程碑来做填空题。而我相信GRRM在写冰火小说的时候,过程一定不是做填空题,而是循环往复的:故事里A事件发生了;问自己“XXX会说什么?做什么?”;“作为回应,YYY会说什么?会做什么?”;“既然ZZZ会这么做,这么说,那么A事件发生的合理性还是否存在?”。

书迷常常抱怨GRRM天天拖稿,但是冰火系列上百个有名字的人物,要在维持人物的合理性条件下推动情节发展,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所以我很理解他 winds of winter 写了一千五百页之后又要推翻重写的行为。我们对电视剧的要求显然没有这么高:我们理解电视剧有自己的时间限制,电视剧可以用狂拽酷炫的视效来弥补故事逻辑上的不完美。这并不意味着编剧应该完全抛弃这样弃人物动机和能力如蔽履!可惜,这正是S08E04向我们所展示的。

我们唯一可以庆幸的是,权力的游戏这一开篇华丽,中章伟大的史诗剧,留给编剧来糟蹋的只剩下两集了。

这是我第一次骂得这么狠,总结一句——爱之深,恨之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