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8季结局很烂吗?那是因为你们看不懂

  • A+

刚看完第八季第五集,发现大家都在骂编剧,我实在忍不住要为编剧鸣不平,你们这些人真的看懂了吗!?你们所以为的各种bug,各种逻辑不通其实都是很合情合理的你们知道吗!?下面由我对权游第八季做最合理最权威的解读!

问:为什么龙在第四集和第五集实力差距这么大?

答:龙在第五集忽然变的这么厉害是有原因的。你们不要把龙简单的理解为一种会喷火的飞行野兽,事实上龙的本质是一种魔法生物。这三条龙看似是三条龙,实际上它们是三位一体的,它们的实力是共通的,一条龙死了,它的能力就会转移到另外两条龙身上,两龙死了,三条龙的实力就会集中到一条龙身上,最后的那条龙就会变得非常强大。所以在第四集攸伦射死了一条龙根本就没有任何卵用,他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同时把两条龙射死。

问:攸伦在射死那条龙,成为世上唯一一个屠龙人的时候都丝毫不以为意,为什么临死的时候却为自己杀了詹姆而骄傲?

答:你以为詹姆只是一个普通人吗,你难道忘了他的另一个身份吗?”弑君者“!!!詹姆弑的是哪个君?疯王!疯王是谁?龙母她爸!龙母是谁?龙它妈!所以攸伦是“杀死了’杀死了龙它妈的爸爸的男人’的男人”。你说他能不比杀了龙还骄傲吗?

问:说起詹姆的死我又奇怪了,詹姆为什么最后又忽然选择了瑟曦,这性格转变的是不是有点莫名其妙?

答:詹姆性格的转变是有原理的,我们都知道詹姆和瑟曦是一起出生的双胞胎。在詹姆出生的时候瑟曦往詹姆的脑门上极速的踹了几脚,使詹姆在出生之后性格上获得了一个水平的加速度,这就预示这以后无论詹姆飞的有多远都会拐回瑟曦身边。

问:那雪诺的性格转变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第二季时,雪诺为了打入敌人内部,亲手杀了守夜人兄弟断掌,甚至违背誓言和野人女子交合,成功获取了野人的信任。怎么到了第七季他连对瑟曦撒个小谎都不会了?是什么把我们的“则成·雪诺”变成了“奈德·雪诺”?

答:你以为现在的雪诺还是当初的那个雪诺吗?事实上他早就被人夺舍了!你觉得他变成了奈德·雪诺?你没有猜错,他就是奈德·史塔克!许多初看权游的人会以为奈德是男主角,结果他死了,接着又觉得罗柏是男主,结果他又死了,于是直到最后大家才敢谨慎的确认雪诺是真正的男主。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权游的男主从始至终都是奈德,奈德死后他夺舍了罗柏,罗柏死后他又夺舍了雪诺。这其实是史塔克家族隐藏了八千多年的终极秘密——历代拥有史塔克血脉的北境之主共用着同一个灵魂!

问:那龙母的性格转变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在最终季就突然黑化开始火烧君临了?前面一点预兆都没有?

答:你以为龙妈是这季才突然黑化的吗?她在第七季就已经黑化了。当多斯拉克骑兵驰骋在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时候龙妈就已经黑了。多斯拉克人所过之处是个什么尿性想必大家在第一季的时候就见识过。龙妈的行为我们可以拿东方背景做个对比:

前朝的末代皇帝因为残暴不仁而被推翻,他的女儿远嫁匈奴,为了夺回属于她家的皇位,于是带着一群匈奴骑兵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塔利父子宁死不降,直接给烧死。这是妥妥的反派剧本啊!

龙妈在第三季要买无垢者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无垢者绝对服从命令,不像多斯拉克人,不让他们烧杀抢掠他们绝不烧杀抢掠,当时维斯特洛大陆上五王之争,即使史塔克家族的士兵也出现过奸淫掳掠的行为,而龙妈的选择令我非常认可这位女王,然后第八季第五集…,好一个绝对服从的无垢者!原来编剧早在第三季就为龙妈的黑化埋下了伏笔啊!

问:二丫在龙妈火烧君临的时候为什么不怕火,难道她也是个坦格利安?

答:要知道,二丫是杀死了最强boss夜王的人,获得一个防火buff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实上夜王是在打野的时候标死了那条龙,获得了一个防火buff,然后二丫杀死了夜王,把那个buff又给抢了。

问:二丫怎么就这么容易就杀死了夜王,二丫武功再高也是一个凡人,既没嗑药也没打针。夜王上季可是徒手标龙的存在,你看他能单手把一个标枪扔那么高,而且动能还够戳死个龙,这臂力,徒手撕十个魔山应该没啥问题。正常结果不应该是二丫偷袭他,他反手一巴掌把二丫脑袋扇爆吗?

光之王复活索罗斯那么多次就是为了保护二丫去杀夜王,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让二丫获得不死之身?光之王为什么是选二丫来杀夜王?前面一点铺垫都没有,临冬城之战前她连个尸鬼都没见过!为什么不是雪诺、布兰或龙妈?

雪诺,第一个杀死尸鬼的人是他,在长城坚持抗击异鬼那么多季的是他,游说野人、守夜人、北境还有龙妈组成了抗鬼统一战线的是他,光之王还亲自复活的也是他,结果他毛用没有,难道就是让他陪夜王玩的吗?

布兰自觉醒之后,他的使命就一直是探询异鬼,夜王最想杀的也是他,可他全程到底干了什么?难道就一直是坐在轮椅上看片吗?

龙妈与夜王隔海相望了这么多季,一冰一火,都不断发展出了超多兵力,都掌握了非人的力量,两人都在第七季一前一后渡过了海峡和长城,结果龙妈攒了七个季的种子,不对,攒了七个季的兵,就是来给夜王送人头的吗?

说到送人头,不得不说临冬城之战打的这是个什么玩意?

打仗为什么连个斥候都没有?

就算斥候被异鬼杀了,那不还有布兰的乌鸦吗?

在敌方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多斯拉克骑兵为什么要无脑冲锋?难道不知道迂回到敌方侧翼攻击吗?

敌方人数远远占优的情况下,我方步兵为什么不在城墙上守着,而是出城野战?

权力的游戏第8季结局很烂吗?那是因为你们看不懂

出城野战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把陷阱放在敌方前进的路上,而是摆在自己身后?是怕人头不够送的吗?

答:这些问题看似犀利,实际上是你们并没有看懂临冬城之战。

临冬城之战是一场非常规的战役,面对的不是正常的人类。它们数量众多而且不用后勤全民皆兵,完全不怕死,绝对服从命令,节奏打不乱、阵型冲不散、刀剑砍不杀死,而且所有敌方阵亡的士兵都会变成己方的。面对这样的敌人任何传统的战术都是没用的,人类这边就是韩信再世出来指挥也不可能正面打赢。

但幸好异鬼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夜王一死,全部都死!

所以人类这边的战略自始至终都是一贯而明确的,就是想方设法干掉夜王。所以人类这边很多看似不合理的行为都是为了这个终极目标而服务的。

你觉得人类这边似乎是在无脑送人头是吧,实际上他们就是在送人头!可是送人头有什么用呢?不要忘了,夜王作为一名亡灵法师,他复活死人是要耗蓝的,人类这边一次性送出这么多人头,夜王复活他们不得耗出血来!,实力会大大的削弱。所以说龙妈攒了七个季的兵,都是为了榨干夜王而准备的。

可如果夜王不上道怎么办,夜王仅凭手底下的十万尸鬼就足以打赢,所以他要是不去复活死人怎么办?接下来就该雪诺出场了。

雪诺与异鬼纠缠了这么多季,而且还被光之王复活过,怎么看他都是最有可能终结夜王的人,你是这么想的,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甚至演雪诺的演员在看到最后的剧本之前也以为自己会是杀死夜王的那个人。而且不仅观众是这么想,夜王也他妈是这么想的!

你可以站在夜王的角度想象一下,当你看到一个英俊少年,手持瓦雷利亚钢剑,率领守夜人大军,站在长城之上,屡屡与自己作对,而且他还被光之王那个混蛋复活过。怎么看他都像是要代表月亮来消灭自己的那个人。

所以当夜王看到雪诺骑龙而来,与自己一样坠落地面,手持瓦雷利亚钢剑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夜王此时表面笑嘻嘻,其实内心慌得一批。虽然夜王此时的实力干掉雪诺毫无压力,但他很有反派的自觉,知道历史上很多牛逼哄哄的大反派就是仗着自己实力比主角强,无脑的想去虐主角,结果被主角丝血反杀。而我夜王不一样,我夜王纵横塞北几千年,靠的就是一个字——稳! 于是夜王看到雪诺冲过来直接就把自己的大交了,绝不让雪诺靠近自己十步之内。但是夜王万万没想到啊,光之王选的人不是雪诺,而是他妹啊!雪诺就是光之王拿来骗夜王大招的。

夜王被骗了大招还不自知,以为自己成功用尸鬼困住了雪诺,不禁春风得意马蹄疾,仰天大笑的去找布兰算账去了。

而我们的布兰全程绝不仅仅是在用乌鸦开直播这么简单。他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把夜王引出来,你看他的乌鸦一直在那撩拨夜王,仿佛是在说:“夜王老铁,今晚子时三刻我在小树林等你,是兄弟就来砍我!”。布兰的这波实力嘲讽直接把没蓝的夜王从尸鬼大军中引了出来。

接下来就该由我们的二丫来完成最后一击了。

光之王不直接给二丫不死之身,是因为选中二丫来灭夜王的不止光之王一个神,还有一个千面之神。两个神的神力有冲突,所以千面神给了二丫武功之后,光之王就没法给二丫不死之身了,光之王只能曲线救国。当然光之王也不会只派一个索罗斯来保护二丫。同时祂还为二丫准备了大牛和红女巫。

大牛加红女巫的威力大家想必都见识过,专业杀王从未失手,兵不血刃杀三王。所以那一夜二丫和大牛睡不是无缘无故的,正所谓一滴啥十滴血啊,睡完之后,红女巫再帮助二丫觉醒洪荒之力。此时的二丫已经不是普通的二丫了,而是一个拥有超级斩王buff的暴走二丫!

于是拥有超级斩王buff的暴走二丫释放出体内的洪荒之力,一个闪现出现在夜王面前,也不管夜王同不同意,直接捅了进去…

所以整个临冬城之战总结如下:先是龙妈将她收藏了七个季的小兵拼命的派过去送死,接着雪诺骑龙而至,诱骗夜王直接放大一下耗干他的蓝,然后布兰全力开嘲讽吸引夜王离开小兵来到塔下,最后拥有双神赐福实力最强的刺客二丫带着超级斩王buff和克制夜王的瓦雷利亚钢匕首突然杀入终结夜王。整个作战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无尿点,堪称战史上的经典!

问:虽然你解释了那么多,可我还是觉得第八季很烂怎么办?

答:什么?我都给你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觉得很烂,那我只能告诉你

第八季TM就是很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