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 A+

Update::楼上说黄秋原是Allen-Zhu(朱泽园)炮友的事情目前我没法考证(女朋友,地下情人?),虽然我也听过相关的传言,但是没有一手资料,我很想听,求实锤。@楼上的匿名用户

 

黄秋原的事情佛罗里达大学 ece基本人尽皆知,让一作等等八卦 我亲自和黄秋原的导师的学生确认过。为了保护当事人就不透露更多细节了。原以为黄秋原毕业就回国混混,没想到靠这点本事还真能在美国混下来,也是因为码农圈屌丝太多了吧……

前不久自杀的陈其实我也认识,之前有一段时间他发了一些负能量的状态,没人在意,没想到他真的走到那一步,着实让人唏嘘。

回想起当年在美国大农村读书的日子,穷但充实,简单而快乐,他们也都曾有着学术理想。现在当年的很多人当了码农赚着高额的工资,却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物是人非吧。

 

以下是知乎的原问题:

 

如何评价CVPR 2019最佳论文得主-微软研究员黄秋原小姐的成人教育本科学历?是否涉嫌学历造假?

黄秋原女士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2007级脱产成教本科生(学号:TB07202112), 2011年以成教本科学历成功申请美国佛罗里达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 主攻网络方向, 同时从事网络编码/社交网络/物联网等多个方向的研究,2017年博士毕业后进入美国微软研究院总部工作, 从事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方向的研究, 在CVPR/NIPS/AAAI等人工智能顶级会议上发表论文多篇, 先后获得包括德国海德堡获奖者论坛评选的“全球杰出科学家”和麻省理工学院评选的 “女性学术新星”等多个学术奖项和荣誉称号, 并于今年以实习生导师身份获得计算机视觉顶级会议CVPR 2019最佳学生论文奖.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Qiuyuan Huang
Researcher

Contact Info
Email
Google Scholar
Microsoft Building 99,
14820 NE 36th St.,
Redmond, Wash., 98052

About Projects Publications
About
Qiuyuan is a researcher at Microsoft Research, Redmond, WA. She current research interests are in the areas of deep learning and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in general, including Neural-symbolic Computation in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and Multi-modal Intelligence. Qiuyuan obtained her Ph.D. degre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Florida in 2017, and has worked as a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in the Deep Learning group at Microsoft Research for one year, 2017-2018.

----------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利益相关:中科大已经毕业的本科生,有熟悉的同级在吴大鹏(Dapeng Oliver Wu)手下读博士。

 

信息来源:他的学生,以及隔壁组的学生。

 

背景:吴大鹏每年都会来中科大多媒体实验室搞讲座,顺便招生。我有若干(大于等于1)个同学在他的手下读博士,所以对吴大鹏的一些事情还算了解。我也有另外一些认识的同学也在佛罗里达大学读博士,比如Jian Li的学生。

 

关于吴大鹏的破事情,在佛罗里达大学早都不是什么秘密了。吴大鹏早已脱离科研,经常一年都见不到几次人,手下学生基本都是放养,或者丢到公司去实习了,做的内容也都很工程,没有什么科研,所以能不能出论文只能看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这都不算什么事,一般混到一定地位的大佬,都是放养学生,不搞科研。

 

但是令吴大鹏晚节不保的,莫过于吴大鹏和他的学生黄秋原女士的八卦了。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正好说出来。吴大鹏给黄秋原抢学生一作早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别的同学实验做好,文章写好,吴大鹏就直接把写好的论文收下,转给她第一作者。至于原因是什么呢?吴大鹏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教授,对黄秋原女士的吸引力自然是很大的。黄秋原天生丽质,而且能说会道,自然也能引起吴大鹏的注意。

 

(其实招生的时候,我都怀疑吴大鹏的动机不单纯,但是这个无可考证。)

 

他学生评价吴大鹏:人品其实不算差,就是贪恋女色。 吴大鹏偶尔会租个airbnb,然后带黄秋原去看个电影,顺便交流一下基因什么的。所以黄秋原出身体,吴大鹏给论文,这自然是愿打愿挨的交易,大家也没法说什么。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yoosoo

c

时光穿梭在夏天

硅谷IT胖子

 

本人为被抢论文一作的同学同事打抱不平。

 

黄秋原2017年进入MSR做post-doc,应该是MSR几个大佬签的,mit得奖也是他们写的推荐信。我猜他们现在肯定特别无语。

 

黄秋原进来后不知所从,因为黄秋原不会写code。她也并不懂什么deep learning,有一次他偷偷拜托实习生帮黄秋原装python和anaconda。她不知道CUDA_VISIBLE_DEVICE这个标志是干嘛的,于是跑tensorflow的时候整组的GPU都被她占了跑黄秋原的小实验。 可惜的是至今写code水平都尚未有所进步。

 

黄秋原发达后,常年不在办公室,然而奇怪的是微软teams(一个内部IM)上面黄秋原她总是busy状态。她必然是个大忙人,整天在各地协调project。

 

抢一作强行加塞的事情就别提了。个人总结:

 

要是一起写过一些code = 一作

 

安排过线上或线下meeting (就是outlook里点几下) = 二作

 

参加过讨论发表一下肤浅的议论(比如用什么dataset,用什么metrics)= 二作或N作

 

黄秋原来MSR博后大半年就准备转正,当时各种打点关系。有一个cv组她特别中意,是她疏通的重点目标。然而Harry Sham手下突然reorg,该cv组reorg到MSR之外去了。黄秋原立刻翻脸不认人。在她心目中必须是MSR,微软其他部门都是渣渣。

 

另外以下只是个人感官,黄秋原的确有几分姿色,可惜就是粉太厚,香水太浓。

 

 

自报家门,在佛罗里达大学ECE系接受过教育,和黄秋原算是校友吧。

 

黄秋原和她博导在当地(甘村)华人圈挺有名的。很奇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说两句。想想干脆我就来说吧,希望抛砖引玉。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有些说法虽然我自己相信,但毕竟不是一手消息,我就不说了,只说点我确定的。

 

黄秋原入学后,很长时间不参加实验室组会,这个时间约等于她攻读博士期间。而且她导师抢过学生的一作给黄秋原。学历的事情我也有听

 

我跟他们实验室八竿子打不着,都知道这些破事,希望更接近内幕的朋友出来聊两句。

 

大家若有佛罗里达大学的朋友也不妨求证一下。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实名反对关于Zeyuan Allen-Zhu(朱泽园)的谣言。黄秋原我不认识。

首先表明身份。我是康奈尔博士,MIT博士后,即将入职清华叉院,计算理论圈内人。在15-16年有幸和(朱泽园)师兄有过4篇合作论文。

泽园师兄是目前最优秀的几个计算理论青年学者之一,是冉冉升起的学术新星。他在很多领域都有非常突出的贡献,比如去年关于神经网络优化和泛化方面的工作,就是非常重要的理论突破。我个人认为,其重要性可以和30年前关于神经网络表达能力的系列工作相媲美。(不过还有另外两个研究组也在相似时间完成了类似工作)

朱泽园师兄既是我见过的几个最聪敏的人之一,同时也是我见过的几个最勤奋的人之一,因此他才能够保持如此高产。我和他合作期间,每天工作的节奏就是从早上醒来到学校开始,到晚上11点为止,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是在办公室讨论问题。马云说什么007工作时间是不是在吹牛我不知道,但是朱泽园师兄的工作节奏确实就是这样的。非常遗憾,后来我没有能够和朱泽园师兄继续合作下去,于是我很快就恢复到了自己的工作节奏;但是据我所知,朱泽园师兄一直是保持这个节奏,在很多时间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随便拿点东西充饥。

根据我的观察,朱泽园师兄的私生活是非常检点的。又或者说,我无法想象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学术圈,朱泽园师兄一年发10+篇顶会论文的同时,在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的情况下,还有时间出去做别的事情。如果他还有时间做别的事情的话,他肯定会把这个时间节省下来再写一篇论文。

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男性,他有权力去找女朋友。使用带有侮辱性的字眼描述这样一个优秀的科研人员,我觉得不仅在行为上是阴损的,对于整个华人理论圈的健康发展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

谣言止于智者。请给埋头做学问的科研人员一点空间。

 

看了这么多回答,作为曾经的佛罗里达大学学生,我只说几点:

  1. 黄秋原的学历有没造假?

这个可以在网上核实,本人懒,没花时间深究,所以不置可否。本人听说的是佛罗里达大学曾经要求她提供本科学历证明,她最后是提供了。至于过程细节,本人不清楚。

  1. 黄秋原读博期间是不是抢过一作?

我认识其中一位被抢一作的主角,至于这是第几篇,还是惟一一篇,本人不清楚。我没看到证据,但我相信朋友。

  1. 黄秋原是不是不参加组会?

我听到的是,极少参加。

  1. 黄秋原是不是和导师关系不正常?

她和导师曾被举报有不正当关系,而且她导师确实被系里调查过。但结果是没有solid evidence。这件事在当时成了佛罗里达大学中国学生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乃至于在北美华人圈都有一定知名度。至于是否恶意中伤和造谣,本人不做评价。可以确定的是,她和导师曾经住在同一个小区,而且是邻居。

  1. 黄秋原是否拿到博士学位

有可靠证据证明黄秋原拿到了佛罗里达大学的博士学位。而且本人见到毕业典礼上的黄秋原。

  1. 黄秋原的能力如何?

本人专业与之相差甚远,不做评价。但负面评价,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

 

佛罗里达大学博士,MIT博后

1.黄有权色交易

但是双方都拒不承认,最后相关调查就不了了之了

那具体是和谁,大家也能猜出来,毕竟华人圈子就那么大,就那么几个人,就不直说了

黄的本科学历性质决定了其在学术圈一定没有前途,但靠身体吃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黄秋原抢学生一作

朋友讲过,他们都是能忍则能,毕竟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发展

如果反抗老板的话,先不说让不让毕业,就算顺利毕业,老板不给推荐那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当然,如果不想在学术圈混了也不用在意

3.总结

以上问题都是些主观题,一般没法搞出个对与错,也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事。至多是伦理道德的问题。各取所需,互利共赢,只是苦了拼搏努力的一线科研工作者了。

4.补充

学术圈,大腿很重要,其次是能力

国外华人学术圈只认本科清北,博士常青藤,抱团取暖,明争暗斗

提携帮助的也都是自己人,所以圈子很小

黄秋原刚到美国时候用的是另一个姓名,加之已经开始公关,所以网上很难查到之前的资料

以下是黄秋原作为 华盛顿州雷德蒙市微软研究院研究员 的经过多次修改的公开资料

 

45个回答里,说黄秋原是靠美色赢得机会和成就的有十个,都是匿名的。

45个回答里,35个匿名的,十三个认为有锤上锤,没有锤子就不要造谣。

  1. 学历这个问题,学校自然在接受申请的时候就会检查,我觉得学校不是弱智,否则这样质疑下去,别的被接受的学生是不是需要一起检查?
  2. 是否有男女关系,如果说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发生关系在外人眼里并没有什么道德问题,唯一就是很多人说,女的靠出卖美色换取利益通道和支持。

还有人说被抢一作的人有自己的群和确凿的证据。

无论如何,如果被抢,那把这个事情发在知乎上,毫无用处,知乎不是美国警察也不是美国的举报部门。

如果没被抢,就不要造谣了,知乎上根据法规,是可以解封匿名用户信息提交法律机关的。

  1. 学术不端行为

一样,同上,无论是如何认为对方从肉体上得到利益,但如何涉及学术问题,我觉得上知乎是没用的,知乎上解决这个问题,毕竟知乎是中国网络平台,不是美国教育部官网。

该怎么投诉如何,就去投诉。如果真的是个不堪靠别人的,我赞成维护自己的权益。

但如果不是,仅仅是靠着八卦谣传,那还是别跑知乎上说了,我期待在美国等诸多论坛上看到,毕竟没有选择在豆瓣发帖,我觉得大概率是觉得豆瓣上的人根本不会理会这个圈子的八卦。选择在知乎上发,只能说大概率是觉得很多身在美国的同业或其他人都在知乎上,可以给这个话题热度和支持。

希望这种心态仅用在好的一方面,而不是仅用于造谣上。

 

最近佛罗里达大学真是热闹非凡啊!在佛罗里达大学读的master,上过黄秋原导师的一节用Matlab做图像处理的课,在上课期间就听ECE系的朋友说过,这个与“屌丝男士”同名的导师,无论开什么会,只要出差都带着他的一个女学生。还说,经常跟着个女学生一起消失。当时就觉得好八卦。没想到最近这个事儿被扒的这么深!当时chen同学的事件我就感叹过同一个系的学生。有的就被老师带着天南地北的玩,有的就走上绝路了。没想到这么几天这个与“屌丝男士”同名的导师就被推上热搜了!

不过看看黄秋原的经历,每一步全部都是靠推荐的。这种方式就是会产生不公平。MSR可能是现在大公司里为数不多的不考“刷题”的公司了。想进MSR就要靠推荐。这是我读书期间导师总在我耳边叨唠的话。这就相当于上北大清华不需要参加高考。刷题就像是一个标准化考试。看来这个黄秋原师姐一直在绕着走。

不过话说回来。有句名言说的好。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关乎性,除了性以外,性关乎权力。

可能就是对这件事的最真实的写照吧!愿逝者安息,希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不了解这位黄秋原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他学历是否造假,是否有学术不端。

但知乎区别于其他社区最可贵的地方,就是理性。因此,如果有质疑黄秋原的学历和学术,以及人品,就请拿出实锤。

如果她人品不端,那么她自然应该受到大家的道德谴责。

如果她学术不端,那么她的教职、学位都有可能被剥夺。

但无论如何,都需要确凿无疑的证据。而不要说来说去,都是一些扑风捉影的东西。

如果没有证据,这对当事人是不公平的,是一种赤裸的污名化。这和那村头的长舌妇污蔑别人家姑娘不清白没有本质区别。

这既不善良,更谈不上任何荣誉!

另外,如果题目中所描述的黄秋原成绩是真的,依我看来,这是一个动人的励志故事!

虽然黄秋原出身成人本科。但是谁规定,成人教育出身的人,就失去继续努力和成功的资格呢?

在人漫长的一生中,所有的成功都是阶段性的

在人漫长的一生中,如果按照某个标准把人排成序列的话,那么排名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但是,这种每时每刻细微的变化在平时很难观察出来。但最后,总会有一些特殊的时间点来标出个人的位置,例如考试、就业、升职、学术论文等。

人都很难接受,那个曾经远不如你的人,怎么多少年之后,就突然和自己站在了一起,甚至是站的更高。其实,那个曾经对你望尘莫及的人,并不是突然就来到了你目之所及的地方。而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靠近你。

只是,在洗牌的那一刻,你才突然发现而已。

而黄秋原的学历是否造假,这是一个及其容易求证的事。

但什么叫学历造假?顾名思义,那就是学历本身是假的,不存在的。在当前中国,要验证学历真假,最权威的做法就是上学信网上查询。因此,不管自考,成人教育,还是全日制大学,只要在最终的学历在学信网上可以查到,那么这个学历就是真的。

所以说,既然提问者对黄秋原的学历提出质疑,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到学信网查询一下,自然一清二白。而为什么要有这种语焉不详,含沙射影的提问呢?

而至于评论区中有人说让我学信网上查一下,然后告知大家。

对不起,我不去,我又为啥要去?我又没有质疑人家学历的真假。多简单的道理:谁质疑,谁举证。

有人还说学信网不是谁想查就能查的,因为你连最基本的学历号都没有。但这不更证明了你没有确切的证据嘛!

前排吃瓜,其他回答我全看了。我试着正反两面都评论概括下。没有内幕消息。

 

正方:(支持黄秋原)

美国对性骚扰是零容忍的,对师生恋也基本完全反对。但又对隐私保护重视,所以结果就是,这些可能涉及男欢女爱的事情,除非当事人直接出来首告(一般是闹翻了、谈崩了),否则基本上没有什么证据,都是捕风捉影,说不清楚。说谁利用谁,只能是猜测。甚至,最后告性骚扰的、METOO的很多都是冤案,比如迈克尔杰克逊和小男孩案。

 

导师爱挂谁的名,跟公司老板爱提拔谁一样,都是老板说了算的事情,抱对了大腿坐火箭太常见,没什么合理不合理,社会现实如此。真正贡献如何除了几个直接当事人,根本说不清楚;当事人又各有利益牵扯,或是为了保护自己,语焉不详很正常。外人能公正评论么?很难吧。学术水平也是,加上隔行如隔山。

 

当事人的学历问题,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中国印度的本科医学学位美国都承认,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弯道超车。老美要是能分清成人教育和正规本科那就见了鬼了,国内文科大专都有直接能申请到哥大研究生的,当事人的例子也不见得就多稀奇,或是一定作假了。就是国内名牌本科,我还知道有出国开假成绩的,抓得过来么?我硕士的母校,也有那种大专甚至学历都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神人,拿着在邻居校工作的亲戚的推荐信就入学了,那水平基本上是国内高一学生都不如,最后果然因为挂科被系里开除了——其实我们系挺水的。

 

最坏最坏不过是一次常见的学术丑闻而已,还存在着冤枉人的概率,你们居然吵到知乎上来了,真是大惊小怪。

反方:(反对黄秋原)

也没必要神化美国的学术界和MSR。MSR大神是很多,但不见得100%都是大神,学术界这种丑闻更多。我刚来美国读火坑时就认识一个白人女教授,西班牙语专业的硕士,看好,是硕士,也当上我们火坑的副教授了,因为老公是系主任嘛。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美国你想当教授,博士学位基本上是必须的,可人就是大摇大摆的例外么。

 

当时我看我自己老板,年轻有为的学术新星,在系主任和她面前那个点头哈腰啊,我就真理解学术圈了,仿佛看到了10年后的自己。然后就跑了,无非是换个工业界对另一个老板点(努)头(力)哈(干)腰(活)呗,没什么真正区别。

佛罗里达大学女博士黄秋原甩了Allen-Zhu朱泽园恋上UF教授吴大鹏八卦内幕

而且,你以为这种例子少?有个叫Lulu Qian的请了解下?那才是传奇,这才哪到哪。

 

我想说的是,你们是不值得这么愤恨的,即使是有直接利益受损。你可能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但社会就是这样的,看着不爽博士毕不了业赶紧刷题拿硕士走人去一线大厂,跟他们较劲没什么意思。你是计算机,又不是火坑专业。这么多年接触的工业界和学术界的人,感觉学术界平均比较mean,为人也更坏一些,也可能是我个人的偏见,但普通大众却对学术圈有天然的崇拜和不切实际的幻想。

 

还有,不要以为工业界就公平,MSR的人出来说几句就吓退了。我在亚马逊的时候,印度老板很垃圾什么都不会,手下的白人跟他斗得死去活来,甚至拿出了他在简历上的学位的造假铁证。有用么?没用,上面轻松把这事压下来。最后白人只能转组。一个“人”组成的社会,你去寻找绝对的公平,只能说年轻。

 

美国不是没有作假,这是你们最幼稚之处。只是相对抓得更严一些而已,只是一旦丑闻曝光,身败名裂的概率更大一些而已,只是造假更隐蔽更“真实”一些而已。那些美国科学院的院士,你们敢说没有作假的?所有实验都能重复?

 

这个话题是很无聊的。最好的情况,无非也只是方韩之战的结果。你不能理解韩寒的成功,就没法理解中国的现状和文化。美国也同理。

 

看了这些答案,我得说,根据我个人的社会经验和直觉,我是支持反方的。但有什么用呢?

 

听哥一句:不要为了这种事气愤,或是影响自己的心情。就算她的一切都是假的,换你,你能做到么?你有这本事么?人抢了你的机会么?自己的行业上升,出路总是有的。

 

一笑了之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