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 A+

最近有网友分享了腾讯和新京报关于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的两篇新闻(文章内容已经放在后面),讲述的是一位美女模特李欣想拍点照片收藏,之后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唯塔视觉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拍摄过程很顺利,

 

但是李欣拍摄完成后,结果发现自己的照片被刘某昀(L.P.VISION)发到了网上出售。

 

其实李欣只是摄影师L.P.VISION众筹拍摄计划的一个目标,刘某昀(L.P.VISION)的众筹拍摄计划一共有12期那么多

 

刘某昀(L.P.VISION)筹拍摄计划以众筹的方式向网友筹钱,然后以各种方式约拍女性,并在拍摄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上打包兜售大尺度照片,像这种众筹计划共有12期。

 

L.P.VISION

北京

关注

独立摄影师咔拉迪L.P. 欢迎约片QQ:249392239

https://m.douban.com/people/61622366/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原标题: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潇湘晨报2018年5月30日讯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收藏,根本没想到会流传到网上,还被标价出售。”模特李欣回忆,2016 年 8 月,一名同行找她,称刘某昀想免费约拍私房照,因为是朋友介绍,她就同意了。

 

拍摄用了两天。“全裸出境,这是第一次拍摄那么大尺度的照片。”李欣说,刘某昀还曾强行亲吻她。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照片随后出现在刘某昀的公众号里,并被其公开售卖。

 

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要求删除照片,结果遭到拒绝。她把事情原委告诉同为摄影师的朋友张明,想通过摄影圈找到刘某昀解决问题,但后者微信号和手机号码均无法联系。

 

在此情况下,张明通过公司的微信公号发布名为《人渣摄影师组织几百人的“下流邪教”,疯狂售卖女性顾客私照?》的文章。之后,陆续有女孩联系他,称自己的私照也被刘某昀(L.P.VISION)偷卖到网上。

 

重案组 37 号(微信 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多名摄影师以各种方式约拍女性,并在拍摄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上打包兜售大尺度照片。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刘某昀(L.P.VISION)公众号里发布的众筹女郎信息。

 

私密照被兜售至网络

 

“找到 L.P.VISION,清除摄影圈的害虫。”一个半月以来,摄影师张明暂停了拍摄业务,全力投入到寻找名为 L.P.VISION 的摄影师。

 

3 月 30 日,张明在微信公号发文称,L.P.VISION 为女客户拍摄私房照后,未经本人同意将大量照片打包售卖,其中包括不少裸照甚至私处特写。24 小时过后,文章阅读量超过十万。也有更多女孩站出来,指责摄影师偷卖自己的私密照。

 

重案组 37 号(微信 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L.P.VISION 原名刘某昀,早在 2015 年成立深圳市唯塔视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出任总经理,之后开设公众号并长期发布涉及情色的照片。

 

“关注这件事,是因为发现一位朋友的裸照在网上被售卖。”张明说,3 月底,一名摄影师联系他,问刘某昀(L.P.VISION)朋友圈里发布的裸照是不是自己朋友。他看后发现,照片是朋友李欣的,“配文下流”。

 

再三确认后,张明联系到李欣,得知她确实找刘某昀(L.P.VISION)拍过照。

 

搜索后张明还发现,李欣的照片不仅出现在刘某昀(L.P.VISION)公号里,还出现在他创办的一本名为“ L.P.VISION 画报”里,这本网络杂志公开售卖,每期 300 元。

 

模特李欣回忆,2016 年 8 月,一名同行找她,称刘某昀(L.P.VISION)想免费约拍私房照,她同意后,对方从广州赶到杭州,约在杭州欧美中心一个酒店式公寓进行拍摄。李欣称,拍摄时双方没有签任何协议,也没有说明照片的具体用途和版权问题。

 

得知大尺度照片被兜售,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L.P.VISION)要求删除照片,遭到拒绝。此后,刘某昀(L.P.VISION)微信号和手机号码均无法联系。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在此情况下,张明通过公司的微信公号发布上述文章。之后,陆续有女孩联系他,称自己的私照也被刘某昀(L.P.VISION)偷卖到网上。

 

19 岁的女孩杨珞是其中之一。她回忆,看到刘某昀(L.P.VISION)所摄的其他照片后,觉得很美,就主动约他拍摄。二人在深圳见面,拍摄前说好不裸,但拍摄时刘某昀(L.P.VISION)以“不脱不让走”等为由,让她脱光衣服。“我越是哭,他反倒说这样拍出来好看。”她说,拍摄过程中刘某昀(L.P.VISION)还不断地骚扰自己。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刘某昀(L.P.VISION)还违背口头协议,把她的照片打包卖到网上。她联系对方删照片的第二天就被拉黑。杨珞想报警,但苦于没有证据。

 

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陈姝等人。她们发现私密照片出现在网络付费杂志后,都试图联系刘某昀(L.P.VISION)删除,但结果都一样:被拉黑。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李欣得知私照被贩卖后,曾要求刘某昀(L.P.VISION)删除照片被拒。

 

“散布淫秽、色情内容”公号被封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通过这些女孩的讲述,张明发现,刘某昀(L.P.VISION)在自己创办的微信公号中,多以众筹方式约拍。

 

“刘某昀(L.P.VISION)每次都会办一个众筹活动,并在公众号发布拍摄对象的照片,关注者向其随意支付不同的金额后,投票决定拍摄对象。”张明说,刘某昀(L.P.VISION)的众筹项目额度在 1 到 2 万元不等,达到金额后就会拍摄。所摄题材均为裸体照,甚至是一些色情照片。拍完照片后,参与众筹的人可以看到。

 

“刘某昀(L.P.VISION)的公众号叫 ‘ 唯塔视觉 ’,这是他主要发布照片的渠道。”陈姝和杨珞描述。

 

记者发现,“唯塔视觉”微信公号的账号主体是“深证市唯塔视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司注册人为刘某昀(L.P.VISION),主要开展影视拍摄、模特经纪、广告业务。

 

4 月 17 日,重案组 37 号(微信 ID:zhonganzu37)查看“唯塔视觉”微信公众号后发现,该公号已被封号,此前发布内容已被停止访问。封号原因为,遭到大量用户投诉,账号出现违规行为;发布庸俗挑逗性内容、散布淫秽、色情内容等。

 

除了公号众筹,刘某昀(L.P.VISION)还以 128 元 /30 张和 158 元 /50 张的价格对外销售图片,部分照片还被打包卖到网络付费杂志。

 

陈姝、杨珞、李欣的照片都出现在名为《潘多拉》的杂志上。

 

这是微博上的半月刊电子杂志,里面涉及各种女性照片。需付费购买,也有一些人在购买杂志的阅读权限后,再通过微博发布以 200 元一期的价格打包售卖。

 

陈姝查看过杂志上的照片,“大多是一些女性的裸照,很多非常暴露,像是色情刊物。”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张明曝光后,刘某昀(L.P.VISION)用来发布并作为照片销售平台的微信公号被封。

 

被曝光后涉事摄影师玩消失

 

“不管其他女生是否同意照片被售卖,至少我们是没有同意的。”杨珞、李欣、陈姝均表示,刘某昀(L.P.VISION)侵犯肖像权,泄露他人隐私。

 

张明发文曝光后,“刘某昀(L.P.VISION)像销声匿迹一样”。李欣多次拨打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作为摄影圈的同行,张明决定寻找刘某昀(L.P.VISION)。可惜的是,其个人微信、微博及公众平台由于多人举报被封。“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张明说,自己曾通过摄影圈的人脉寻找,未果。

 

重案组 37 号查询发现,2014 年 3 月 20 日,刘某昀(L.P.VISION)在网易摄影网站开设专栏,并发布所摄照片,标签为伪文艺青年,并公开表示,“你敢脱,我就敢拍”。同年 4 月 18 日,他在号称中国专业的摄影社区 -- 图虫网注册账号并发布所摄图片,标签设定为:人体、情色。

 

在网易摄影网站,刘某昀(L.P.VISION)留下自己的 QQ 账号,记者添加被拒绝,而其电话也已成空号。

 

在“唯塔视觉”微信公众号未被封停前,重案组 37 号发现,刘某昀(L.P.VISION)除发布配有情色文字和图片外,还发布一些教学图文 —— 如何让拍摄对象脱衣服拍私房。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刘某昀(L.P.VISION)用来交易的微信二维码被定性为“违规行为”。

 

多名摄影师“投稿”网络杂志

 

将女性的私密照传到网上,刘某昀(L.P.VISION)获取了多少收入?

 

张明表示,刘某昀(L.P.VISION)曾把照片上传到名为“门事件吧”的网站,想看到这些私房照,必须注册并缴纳 38 元成为会员。

 

重案组 37 号登录发现,该网站充斥着多种黄色视频和图片。其中刘某昀(L.P.VISION)拍摄的套图,全是高清且未经打码的女性裸照。

唯塔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12期众筹出售模特照片被告上法院

此外,刘某昀(L.P.VISION)还是《潘多拉》杂志的投稿者,该杂志的投稿公告显示,摄影师投稿成功后,会获得 2000 元的报酬。

 

上述杂志明码标价进行售卖,其订阅标准分别为,单期电子杂志售价 200 元;全年 24 期电子杂志售价 2000 元一年;全年 24 期电子杂志、全年杂志高清大图、全年杂志精选典藏版售价为 3000 元。

 

4 月 6 日,重案组 37 号花 200 元买到一期 66 页的杂志 PDF 版电子文档。打开文档后,涉及女性裸照共 65 张,其中就有陈姝的一张全裸照。

 

从照片署名看,向《潘多拉》杂志投稿的摄影师不只刘某昀(L.P.VISION)一个。还有署名为“马德白”、“脱神”和“污神”的照片,均涉及女性全裸照。

 

4 月 16 日,重案组 37 号通过杂志里提供的信息,分别查询上述摄影师的微博和微信,“均已不存在”。

 

张明说,刘某昀(L.P.VISION)出事后,和他一样拍摄私房照的很多摄影师都在删除照片,“试图销毁利用他人照片盈利的证据”。

 

摄影师免费帮女子拍私密照后当情色图卖 拉黑对方

 

刘某昀(L.P.VISION)在朋友圈发布“众筹拍”项目,众筹金额达到标准线后,将选择其中一名女性拍摄。

 

感觉私拍这个圈子挺乱的,新闻报道的并不是所有真相,受害人模特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正常人谁会拍这么大尺度的照片。

女生“大尺度”照被卖网络付费杂志;一受害者起诉摄影师,法院以“人格权纠纷案件”立案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收藏,根本没想过会流传到网上,还被标价出售。”模特李欣回忆,2016年8月,一名同行找她,称刘某昀(L.P.VISION)想免费约拍私房照,因为是朋友介绍,她就同意了。

 

一名私房摄影师正众筹拍摄全裸女生。

 

一名私房摄影师正众筹拍摄全裸女生。

 

拍摄用了两天。“全裸出镜,这是第一次拍摄那么大尺度的照片。”李欣没想到的是,她的照片随后出现在刘某昀(L.P.VISION)的公众号里,并被其公开售卖。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L.P.VISION),要求删除照片,结果遭到拒绝。

 

此事经另一名摄影师曝光后,L.P.VISION及其拍摄的私房照,成为了圈内外的舆论焦点,也有更多的女孩站出来,指称这名摄影师偷卖了自己的私密照,并准备起诉。目前,深圳宝安区法院已受理了其中一名女孩的诉讼。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私房摄影圈,有多名摄影师以各种方式约拍女性,并在拍摄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上打包兜售女性大尺度照片。

 

私密照被兜售 当事人遭拉黑

 

“找到L.P.VISION,是为了清除摄影圈的害虫。”两个月来,摄影师张明暂停了自己的拍摄业务,全力投入到寻找一名叫L.P.VISION的摄影师。

 

今年3月底,张明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揭露L.P.VISION为女客户拍摄私房照后,未经客户本人同意,将大量照片通过公号、微信群及网络付费杂志售卖,其中包括不少裸照特写。

 

24小时过后,这篇文章阅读量超过十万。

 

“关注这件事,是因为发现一位朋友裸照在网上被售卖。”张明说,照片是朋友李欣的,“配文下流”。

 

L.P.VISION原名刘某昀(L.P.VISION)。搜索后,张明还发现李欣的照片不仅出现在刘某昀(L.P.VISION)的公号里,还出现在其创办的一本名为“L.P.VISION画报”里,每期收费300元。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自己收藏,根本没想过会流传到网络上,还被标价出售。”李欣回忆,2016年8月,刘某昀(L.P.VISION)从广州赶到杭州和李欣见面,并在一个酒店式公寓开房拍摄。

 

事后直到张明联系她,李欣才知道自己那些大尺度照被拿到公号上兜售,有的还出现在网络付费杂志上。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L.P.VISION)删除照片,遭拒绝。

 

李欣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朋友张明后,想通过摄影圈找到刘某昀(L.P.VISION)解决问题,但刘某昀(L.P.VISION)微信号和手机号码都无法联系,于是也就有了张明发文声讨的一幕。

 

张明的文章发布后,陆续有女孩联系到张明,称自己的私照也被刘某昀(L.P.VISION)偷卖到了网上。

 

类似李欣遭遇的,还有杨珞、陈姝等人。她们在发现自己私密照片出现在网络付费杂志后,都试图联系刘某昀(L.P.VISION)删除,但结果都一样:被拉黑。

 

在事件曝光后,新京报记者曾试图通过QQ、电话、微信等各种方式联系刘某昀(L.P.VISION),但均无响应。

 

被曝光后当事摄影师失联

 

通过这些女孩的讲述,张明发现,刘某昀(L.P.VISION)在自己所创办的微信公号中,多以众筹的方式约拍女孩。

 

“刘某昀(L.P.VISION)每一次都会办一个众筹的活动,并且在公众号里发布拍摄对象的照片,所关注公众号的人经过微信向刘某昀(L.P.VISION)随意支付不同的金额后,并投票决定刘某昀(L.P.VISION)的拍摄对象。”张明说,刘某昀(L.P.VISION)的众筹项目额度在1万元到2万元不等,达到金额后就会拍摄。众筹所拍摄的题材均为裸照,甚至有一些色情照片。拍完照片后,参与众筹的人可以看得到。

 

“刘某昀(L.P.VISION)的公众号叫做‘唯塔视觉’,”陈姝和杨珞描述,这个公众号是刘某昀(L.P.VISION)主要发布照片的渠道。4月17日,新京报记者查看“唯塔视觉”微信公众号后发现,公众号中的内容已经被停止访问,公众号已经被腾讯封号。查询封号原因——遭到大量用户投诉,账号出现违规行为;发布庸俗挑逗性内容、散布淫秽、色情内容等。

 

在公众号,刘某昀(L.P.VISION)的众筹套餐标价为128元/30张和158元/50张。

 

“不管刘某昀(L.P.VISION)拍摄的其他女生是否同意了照片被售卖的行为,至少我们是没有同意的”,杨珞、李欣、陈姝认为刘某昀(L.P.VISION)侵犯肖像权,泄露他人隐私。

 

据记者查询,刘某昀(L.P.VISION)在公号给自己标注为“中国第一下流色影师”,而他在网易摄影网站给自己的标签为伪文艺青年,并公开表示,“你敢脱,我就敢拍”,在图虫网上给自己的标签设定为:人体、情色。

 

“私拍圈”多名摄影师“投稿”网络杂志

 

刘某昀(L.P.VISION)拍摄的私房照,还出现在一些付费网站及杂志上。

 

在某网站,缴纳38元会费即可获得云盘账号密码,成功下载到刘某昀(L.P.VISION)拍摄的高清套图,全是未打码裸照。

 

同时,刘某昀(L.P.VISION)是一电子杂志的投稿者,按照该杂志的投稿公告,摄影师在投稿成功后,会获得2000元的报酬。这份电子杂志明码标价售卖,其订阅标准分别为,单期电子杂志售价200元;全年24期电子杂志售价2000元;全年24期电子杂志、全年杂志高清大图、全年杂志精选典藏版售价为3000元。

 

在该杂志4月期66页的PDF版电子文文件中,涉及女性裸照共65张,其中就有陈姝的一张全裸照。

 

从照片署名看,向该杂志投稿的摄影师不止刘某昀(L.P.VISION)一个。在上述照片中,还有署名为“马德白”、“脱神”和“污神”的照片,均涉及女性全裸照。

 

4月16日,新京报记者通过杂志里提供的信息,分别查询上述摄影师的微网志和微信,“均已不存在”。

 

张明说,刘某昀(L.P.VISION)出事后,和他一样拍摄私房照的很多摄影师都在删除照片,“试图让别人找不着其利用他人照片打包销售盈利的证据”。

 

风波过后有摄影师重操旧业

 

私房摄影师莫某,也受到了刘某昀(L.P.VISION)曝光事件的影响,直到四月底五月初,才在自己微信上重新发布众筹约拍信息。

 

陈姝说,莫某就是上述电子杂志里署名为“脱神”的摄影师,和刘某昀(L.P.VISION)一样,莫某也在通过众筹的形式拍摄女性私房照售卖。

 

随着刘某昀(L.P.VISION)事件的关注度降低,莫某又开始了众筹拍摄。

 

5月2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莫某,他向记者发来一张自己和一名女孩的合照,并称自己准备拍摄图中女孩的全裸照片,筹集2万元后开拍。莫某在众筹活动中明码标价,拍摄后,将裸照分为188元/18张和588元/38张两种。其中的区别是,前者不露脸、后者露脸。

 

莫某说,在众筹活动开始前,他会将女孩照片发布在微信朋友圈,获得多人点赞后,才决定拍摄。照片拍摄完成后,照片会被卖掉。

 

莫某说,他也知道以众筹的形式拍摄并卖女性裸照是违法行为,所以他不再将拍摄的私房照片上传到网络,而是通过微信等社交工具,寻找买家,将照片卖掉。他和买家之间只是做了口头协议,“建议客户不要外传。”

 

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的公众号内容因违规被删除。

 

摄影师刘某昀(L.P.VISION)的公众号内容因违规被删除。

 

私房照被卖 多人欲起诉摄影师

 

“所谓私房照,就是想自己收藏的。”陈姝说,看到照片被明码标价,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付费购买,陈姝觉得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更多难堪来自于被很多人认出来,直到最后被家里人知道。她和家人“闹”了一阵子,“做梦都在想找到刘某昀(L.P.VISION),讨个说法”。

 

而杨珞曾想过自杀来结束这段不堪的经历,后来发现照片被兜售,“真的差点自杀”。

 

对于杨珞、陈姝等人讲述的经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刘某昀(L.P.VISION)的行为涉嫌侵犯了李欣等人的肖像权、隐私权。刘某昀(L.P.VISION)未经当事人同意,擅自公布隐私裸照,致使女性的名誉受到损害,则涉嫌侵害了其名誉权,张新年说,除了涉事摄影师外,一些发布照片的网站、杂志、公众号等也有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摄影师发布女性隐私照片配以带有性暗示的文字,并通过其微信发起众筹活动,以销售女性隐私照片牟利的行为,张新年表示,除了涉及传播淫秽物品罪之外,还涉嫌侮辱罪,“如果女性知情并参与,则构成共犯”。张新年建议,一些女性在拍摄私密照片时,可以和对方签订合同,或者签保密协议来保障自身权益。

 

李欣的家人知道了私密照事情后,也支持她不再隐忍下去,咨询了律师后,准备起诉刘某昀(L.P.VISION)。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以“人格权纠纷案件”立案,受理了杨珞对刘某昀(L.P.VISION)的诉讼。杨珞在朋友圈内发布一张诉讼费缴费单图片,并配上文字——“要告一个人”

 

 

关键词:摄影师L.P.VISION 众筹拍姑娘系列02

 

知乎文章:人渣摄影师组织几百人售卖女性顾客私照 还猥亵未成年女生!!!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141463

再次更新,文章发布快一个月后被举报,我真的怀疑是被文中所提到的摄影师或者他的同伙举报的,所以文章内容我做出了部分删减,相关照片我也进行了删除。

 

 

 

最新消息是这个摄影师依然逍遥法外,有媒体想采访受害人,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受害人无法接受采访,证据不足,看着这种人以后还会残害更多的女生就很生气,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只能删减很多文章内容,请看过的同学提醒身边的人远离这个摄影师!!!

 

 

 

下面是正文部分,不知道删减后能不能通过审核

 

 

 

 

 

这篇文章是我朋友写的,昨天大半夜看到,经过他同意才转载到知乎,而且还有更多恶心不堪入目的事情没有在文章里指出,受害者女生已经报警,后续情况我也会继续关注。

 

下面上正文部分

 

 

 

当心,你的私密照片,可能早就被人渣摄影师拿去卖钱了。

 

 

 

这两天在朋友圈里发酵了一件事,内容狠狠刷新了我们的三观和底线。

 

 

 

一个自诩“伪文青”,“中国下流色影第一人”的摄影师L.P.VISION,居然肆无忌惮地使用客户的私密照片作为色情套图售卖,事情败露后还毫不悔改,态度极其嚣张。

 

 

 

恰好其中一个受害者是Odds的摄影师@Joanna的好友。@Joanna一开始只是出于不忿在微博发文声讨L.P.VISION。

 

 

 

但接下来陆陆续续我们得到了更多受害者和知情人士的爆料,在逐渐深挖后,我们背脊发凉,事情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接下来你看到的,可能是中国摄影圈最大的毒瘤和地下私房图集交易网络。我是Joanna, 一个摄影师,自媒体人,也是一个22岁的年轻人。我同你们一样热情又胆小,然后对这个世界充满憧憬,也热爱着自己的职业。

 

 

 

我有一个异性朋友,她一直宣扬平等独立自主的女性观念,尤其是在边缘行为上更是有自己的思想和道德观念。

 

 

 

一年前,她曾经做过一个和身体对话的活动,这个活动暂且不展开讲。因为这个活动,大约在2016年8月2日的时候,她同一位叫做“ L.P.VISION” 的摄影师拍摄了一组大尺度私房图片。

 

 

 

因为尺度巨大,担心造成一部分影响,她决定不再公开这些图片和信息,并请求摄影师删除这些照片不要再发布。这位摄影师在2016年10月左右答应了会删除所有照片,此后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前天,我的师傅给我发来了一些信息。

 

 

 

 

 

图片是我的朋友,也正是两年前这位“ L.P.VISION” 的摄影师答应删除的照片,而按照我师傅的说法,这组照片在被贩卖,并且可能已经长达两年之久。

 

 

 

我找到了我的朋友进行询问,她表示对此事浑然不知。

 

 

 

 

 

我朋友马上开始联系这位摄影师,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该摄影师的意思大概是:“ 我拍出来的东西 你说销毁就销毁?

(你算什么东西?)

 

你现在说这样的话我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思了。你想怎么处理?

(你还要打我不成吗?)”

 

 

 

之后我找到了这个摄影师的朋友圈,发现我朋友的照片依旧明当当的挂在朋友圈里。

 

 

 

 

 

于是我就此事情,发布了一条微博,大概为抵制人渣摄影师之类的内容。

 

 

 

 

 

 

 

 

此条微博发出后,陆陆续续有许多人找到我,纷纷爆料出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大多数都与未经同意私自贩卖图片有关。

 

 

 

其中有来自一位模特的爆料,以及这位模特口里的另外一个朋友的事情:大概是,这位摄影师在拍摄时,强迫对其模特上下其手,并洋洋得意的对着所有经纪人炫耀,导致模特生涯被毁。

 

 

 

我原本以为这个摄影师只是未经同意贩卖他人照片,贪钱的法盲,但在这之后我又收到了其他的一些爆料,其中有一位疑似未成年人的爆料。

 

 

 

据这位姑娘讲述,大概在四年前,刘某昀(L.P.VISION)约她拍照,原定是拍一些好看青春活泼类的照片,结果刘某昀(L.P.VISION)将其带入房间后,突然变卦,叫嚷着不脱光不许离开的话,并且在拍摄中有强烈的肢体接触。

 

 

 

期间小姑娘很害怕,担心自己被进一步侵害,只能选择了隐忍!

 

 

 

刘某昀(L.P.VISION)还叫嚣什么明星都这样,什么这样拍摄都很正常! 小姑娘一边被威胁一边还要忍受这个人渣的上下其手 !

 

 

 

这位姑娘在事后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不仅如此,这些照片后来因为刘某昀(L.P.VISION)的贩售和肆意传播,还被她的亲朋好友看到,这一度导致小姑娘想去自杀!

 

 

 

 

 

我很难想象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留住自己青春的美好期望来进行拍摄,却遭遇这种事情!!

 

 

 

我不知道这个人渣是如何在面对小姑娘吓哭的情况下还能拍得下去?并且事后还能心安理得地售卖这些照片长达两年之久!

 

 

 

他可曾想过这种伤害会伴随着一个小女孩的成长,永远地阵痛下去。当然这个人渣只会觉得生活安康,诸事无忧,我赚我的钱就好。

好在这个小姑娘从未放弃战斗,孤身一人攒钱,直到现在,她终于能立案诉讼。我的异性朋友也告诉我,她会去立案诉讼。我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昨天晚上凌晨我收到了一条信息

 

 

 

 

 

 

本着继续深入挖内幕的想法,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这位热心网友的爆料,才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可怕。根据这位热心网友 小69 的爆料

刘某昀(L.P.VISION)组建了一个群体社区,社区的人数高达300多人,而这里面所有的人员基本都是所谓的“私房摄影师”

 

群里有不少人都是他所谓的信徒,他们是类似于PUA(恋爱邪教)一类的人。进行着以摄影为名义,约炮、猥亵为真正目的,直播为淫秽传播手段的邪教行为,而这个刘某昀(L.P.VISION)摄影师是团长。

 

 

 

群里的摄影师记录下自己约炮经历,然后贩卖图像和视频。更可怕的是,同样的群有十几个,已经有了一个产业链存在!

 

以下资料请各位谨慎观看!

 

 

 

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个众筹是什么,就是一群人给他钱,让他去拍色情图片!

 

 

 

然后,他所创立的一本色情杂志依旧还在传播销售!而这位团长所触犯的法律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5修正)

 

 

 

第九节 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罪

 

第三百六十三条【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罪】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 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 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四款 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不止在法律上,在道德上,这位所谓团长更是不可饶恕!

 

 

 

据小69爆料,这样以拍摄为目的进行约炮 拍摄小视频 图片的事在这个群里每天都在上演!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女孩子对自己视频或者图片的泄漏浑然不知!

 

 

 

当某些人握着纸巾,在被窝里刷着小黄网,看着这些刺激的图片,而这背后,是巨大的产业链和残忍的真相,这些人渣甚至向未成年少女下手,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我知道有人肯定会质疑,会冷嘲热讽!

 

这里的受害人也被人指责过: “这是活该,谁让你去拍的。” “承受不了后果就不要拍” 等等言论,被造成二次伤害。说实话,这样说跟“你被强奸就是你活该,谁叫你穿那么少”一样无耻“ 承受不了车祸就别开车 ”“承受不了失业就别上班 ”

狗屎逻辑 !!

如果有人站在我面前这样说,我一定会回他:你这么傻逼,谁让你生下来的?

永远不要觉得受害者这个词跟你一辈子没关系,永远不要把责任推给事件本身!

我们这些年轻的人

 

我们这些喜欢摄影的人

 

我们这些企图创造点东西

 

也期盼能灿烂的年轻人

 

 

 

摄影师们

 

希望各位,沉默的不再沉默

 

如炬火一般发光发热

 

如晨晖的鸣钟发声

我们不必等待道德的审判

 

你和我就是道德的审判

 

我们不能再视若无睹

 

你和我就是凝望的灯塔

我们不高举正义理性的旗帜

 

但我们要明白何为权利!何为公正!

 

何以为耻!何以为荣!何以为人!

 

抵制人渣!从你我做起!

 

(全文为保护当事人,都用化名,所有证据收集整理来自于 odds的在职摄影师 Joanna )

 

(感谢所有挺身而出的人)

 

 

 

 

我们在第一时间配合@Joanna发布了这篇声讨檄文,在为他路见不平的善举叫好之余,也想为文中被坑害的少女们发声,让侵害她们的渣滓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们仗着人多势众,把一个个姑娘当作你们龌龊交易的筹码。那你们也早就该想到,总有一天你们会从阴暗的灰色地带被拉出来,在青天白日下暴露你们恶心卑劣的面孔!

 

 

除了@Joanna在文中po出的这些材料,我们还有一些不方便发出或者不愿发出的影像资料,其内容之卑劣下流令人发指,至于说其他各方面(包括微博,摄影圈内)对该渣滓摄影师的痛诉更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打着艺术的幌子干着苟且的勾当,这种事不是没人做,但直接打着下流的旗帜干起违法的勾当我们是真的活久见。

 

 

人各有志,不管你是想当“中国第一下流”,“中国第一猥琐”还是“中国第一臭sb”都没问题,把这些头衔作为人生终级理想并没有什么可鄙薄的。

 

 

但你去“下流别人”算怎么回事?

 

把客户的尊严拿去售卖算怎么回事?

 

凭你的雄性生理优势去伤害小姑娘算怎么回事?

 

 

 

最后针对一些矫枉过正的言论,比如说什么“姑娘拍私房照活该”,“自己骚怪不了别人的”,“姑娘拍私房照怎么想的”······

 

 

 

我们想说,人姑娘拍私房照一点儿毛病没有!我们也支持每一个姑娘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类似的“受害者有罪论”请滚粗。

 

 

 

但从这件事,我们希望给所有想拍私房照的姑娘一个善意提醒:找个靠谱的摄影师;一定一定一定要以保护好自己作为前提;遇到威胁和侵犯利益的行为,坚决反抗,勇敢维权。

 

啥都别慌,你没错!你没错!你没错!

 

 

 

这个社会是有各色的衣冠禽兽,但也多的是敢和这些禽兽对抗的人们。

 

送给所有人一首北岛的《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ODDspace

 

大半夜看到这个消息真是被气死,希望女生在拍私房照的时候一定要找靠谱的人,谨防这种生殖器成精的怪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